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蘆葦 | 30th Oct 2005, 04:49 AM | HALO日記 | (1199 Reads)

松說笨蛋人類很膽小的,甚至連黑夜也會害怕。那貓又如何?

我可以肯定貓較笨蛋人類勇敢,起碼我們半夜仍是會起身去洗手間。但貓總會有害怕的東西。你害怕甚麼?很多貓對我這個問題,都會顯得猶豫。

「呀…我想是笨狗吧。」

「應該是大鳥。」

「地底那條大白蛇,好恐怖呢。」

不過驚青的答案則十分肯定:「人。」驚青,現在正跟隨三姐生活,我所以說現在,是因為驚青亦曾經與笨蛋人類一起生活。

有關驚青的一切,我都是聽三姐,老周等一貓一句的說,因為我很少與驚青說話的,因為驚青根本不會多說話,再者以往的驚青,總是「神貓見首不見尾」,你喊一句:「驚青!」那接著的一句一定是:「咦!驚青呢?剛才還見他呀。」

 (閱讀全文)


蘆葦 | 23rd Oct 2005, 04:03 AM | HALO日記 | (1358 Reads)

們做貓的,總喜愛獨來獨往。但亦有例外。為甚麼?

這是有很多原因的,例如當有貓找不到笨蛋做傭人,便會出現一個笨蛋服侍兩隻貓或更多貓的情況,我和AMON便是這種情況,儘管我是萬般不願意。

另一種情況呢,則是某某區域內,出現了一隻領袖貓,讓其他貓死心塌地跟隨他,例如三姐。

三姐是我皇宮附近一帶貓的頭目,跟隨她生活的貓,大約都有十多隻。我曾提及的「吹水」,便正是其中之一。「三姐!今天過得好嘛!」附近的貓一碰見三姐,都會向三姐問好「都是這樣吧。」而三姐總是這樣回答。

 (閱讀全文)

蘆葦 | 20th Oct 2005, 02:48 AM | HALO日記 | (1305 Reads)

的皇宮除了笨蛋、AMON,其實還住了兩個笨蛋人類。一個是笨蛋的媽,另一個自然是笨蛋的爸。笨蛋與他的爸媽,相同的地方不多,但他們的確是一家人,一家大笨蛋。

笨蛋媽在我的皇宮的時間,較笨蛋多。所以大部分時間,其實是她負責我及AMON的起居飲食。(笨蛋只是每天晚上回來,把我和AMON埋好的…翻找出來收藏,很嘔心。)因此,我與笨蛋媽相處的時間亦較多,從笨蛋爸媽的身上,我發現雄性及雌性的笨蛋們,實在有很大的分別的。

首先最讓我感興趣,或者最頭痛的是,雌性笨蛋們說話聲浪之大,可以用恐怖來形容,笨蛋媽每次說話時,我簡直恨不得天生沒有耳朶。

 (閱讀全文)


蘆葦 | 19th Oct 2005, 04:50 AM | HALO日記 | (2290 Reads)

常提及的阿松,是我小時候住在我隔鄰的17歲老貓。說他住在隔鄰並不怎麼準確,因為基本上,他只會在吃飯時,才會在我隔旁的玻璃房間。玻璃房間?是的,各位可能不知,我小時候是住在貓酒店的,住在這家貓酒店的貓,都是身份高貴,萬中無一的,除了阿松。

阿松是一隻紅虎斑紋的老貓,可能是年紀問題,外表怪寒酸的,行路時,頭總是抬不起來,或者說是他根本不會抬起頭來做貓。難怪我們每隻貓都有獨立的房間,而他只能呆坐於酒店門口。阿松說,是因為酒店的笨蛋們喜歡他,所以讓他自由自在的四處走,但我們一眾貓都認為,是笨蛋們覺得即使阿松離去也不是損失罷了。

 (閱讀全文)

蘆葦 | 18th Oct 2005, 01:46 AM | HALO日記 | (1919 Reads)

「貓便是貓!你與我與她,又不是都從老媽的肚子鑽出來!?妳還要一出來便拉屎!嗅死了!」說這句話的是阿松,是我小時候住我隔旁的老貓。阿松的話,總有其道理,除了以上這句…。

令我想起阿松這番話,是坐在窗邊的我,看到窗下後巷那大大的筒子,這大筒曾經是黑仔最愛鑽出鑽入的地方。

黑仔正如其名,披著一身的黑毛,乾瘦的臉,卻又配上一對毫不合襯的圓大眼睛。看見黑仔,我除了再次肯定我的美貎(沒錯,黑仔竟然是女的,我花了三個月時間,才能接受),也知道貓原來可以這樣瘦的。從黑仔身上,我能實地考察貓的肋骨分佈,甚至乎手腳骨又多粗大,也略知一二。因為黑仔簡直是毫無保留,或者說是毫無遮掩,把她的骨骼展露,肥肉對黑仔說是奢侈品,她只能付得起薄薄的一層,剛好夠她覆蓋全身吧。可以這樣瘦?!黑仔用身體證明:「對,是可以的。」

 (閱讀全文)

蘆葦 | 16th Oct 2005, 21:43 PM | HALO日記 | (877 Reads)

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HALO,是萬中無一,天姿麗質的HALO。在我的皇宮,除了那隻大笨貓AMON,還有一個笨蛋,負責我的起居飲食。笨蛋為什麼叫笨蛋?要說真是說不盡。簡單來說,是無藥可救那類吧。例如本小姐方便完了,那些…我當然把它妥善埋好吧。但那笨蛋,居然把它全部找出來,還蠻高興,心滿意足的把那些包紮好,然後不知帶往哪兒去。我小時候,在我隔旁的阿松曾對我說,人類把那些包紮好後,便有專人來收取,然後高高興興的離去。我的天,那些…人類也當作寶嗎?鬼整了。


蘆葦 | 16th Oct 2005, 21:33 PM | HALO日記 | (833 Reads)

隻大笨貓又在我眼前經過。這隻笨貓,有個笨名喚AMON,名字倒是貼切的,阿矇阿矇。這隻大笨貓的存在,倒叫我清楚,並不是所有貓都像我聰明絕頂,天姿麗質。不過若沒有這些笨貓,又怎顯得我的高貴,是萬中無一?也是說,那隻大笨貓也是有價值的,當然那個負責照顧我起居飲食的大笨蛋,也是有價值的,當然價值比不上吞拿魚高吧…


蘆葦 | 16th Oct 2005, 20:41 PM | HALO日記 | (777 Reads)

一天,剛睡醒。剛剛的夢認真有意思,一大堆的吞拿魚肉,吃過不停。可惜只是一個夢。有時也情願活在夢中。在夢裏你可做到平時不能做,不可做的事。可是一回到現實,除了睡覺外,便只有看著那大笨貓,和大笨蛋,真沒趣。不過夢始終是夢,夢只會給你回味昨天的吞拿魚,卻永不會吃到明天的吞拿魚。為了明天的吞拿魚,我們做貓的,始終都是要面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