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蘆葦 | 29th Jan 2007, 04:42 AM | HALO日記 | (515 Reads)

Picture驚青首先告訴我,原來我家樓上幾層,也住有一隻貓。

我依驚青所說的大約位置,總算爬上來,喵!似乎的確有一隻貓。  似乎?有便是有、無便是無。但的確,這是我第一眼見到他的感覺。

 「你叫甚麼名字?住在這多久?有其他貓嗎?」 對於我的提問,這隻貓毫無反應,只是呆呆的望著窗檯上的一盆草,一盆不說得漂亮,也不見得美味的草。我實在有點懷疑,看到的是一隻貓,還是一隻毛公仔,直至他大大的打一個呵欠,喵,才肯定他是貓了。

 (閱讀全文)

蘆葦 | 22nd Jan 2007, 20:18 PM | 一刻無聊 | (625 Reads)

甚麼人會有兩個鼻孔?分工?又不見得,我每當鼻塞,總是東西行線都嚴重擠塞!

 塞了整整一個星期,每朝起來,還要雙眼既癢且腫,今早還要氣管收窄,起痰作咳!忍受不了,唯有小休一天。以免回公司,作了「個人傳播機構」,將病毒散播。

 既然愈嚴重,便會想起大夫的臉容。 但每次因鼻敏感去看我那位自小看大的大夫時,他那副同情既無奈的表情,都會令我,令他,令護士均覺心灰。鼻敏感!很敏感的!

「呢家野醫得你一時,醫唔到你一世…」你看!多麼有感情的嘆息,及後還無奈的收了我百多元。

 (閱讀全文)

蘆葦 | 15th Jan 2007, 01:51 AM | HALO日記 | (534 Reads)

PictureHALO,為甚麼妳要跟笨蛋人類一起居住呢?還有AMON喎!」某天在後巷碰上大耳,他突然問我。

「為甚麼?貓總是喜愛獨來獨往嘛,頂多也是與其他貓一起生活呢?那像你呀、AMON呀,和黑面呢?」我還未開口回應,大耳已再提出問題。 

「也不只我們吧!我聽三姐說,以前有隻叫阿花的貓、甚至那不知所踪的老鬼阿松,也不是跟笨蛋人類一起生活嗎?」我有點不耐煩,看大耳想追問,便即刻先發制人:「不如這次換我來問你吧,你幹嗎總是在問問題?」

 「為何?為何呢?…唔…你不認為…永遠不知道答案的感覺實是很可怕嗎…」大耳喃喃自語,我見他呆呆的,便趁機在他身邊閃身而逃、漂亮的身手!

 (閱讀全文)

蘆葦 | 7th Jan 2007, 22:33 PM | HALO日記 | (775 Reads)

Picture氣轉冷,後巷眾貓都聚在一起,既可取暖,亦可風花雪雨一番,吹水可是最喜歡了。因為大家都逼於無奈要聽他「吹牛」。

 不過吹水所發表偉論未及一半,便給氣沖沖的走過的黑面打斷:「氣死人家啦!氣死人家丫!」

今天黑面的臉,較平時更黑了。 「甚麼事呀?黑面?你的臉似愈洗愈髒喎。」吹水笑問。不過氣在心頭的黑面,卻沒把吹水的嘲諷聽入耳。 

「阿玲討厭死了吖!」黑面大聲喵喵叫,噢,原來是和阿玲吵交。 

「今次你又和阿玲吵甚麼呢?」我問。

 「老鼠呀!很大的老鼠吖!」黑面的話聽得我們莫明奇妙。

 (閱讀全文)

蘆葦 | 6th Jan 2007, 02:52 AM | 一刻無聊 | (2441 Reads)
Picture來了。  

本館主久未露面,除了事忙,更重要的原因是,大約自12月起,在北京便再也上不到mysinablog這個網站,原因何在?可能要問我們偉大的領導了。

當然我亦希望sina.com.hk的管理層,可否向曹國偉、即新浪網老總反應一下,為何單單是mysinablog.不能瀏覽?因為我在北京仍可看sina.com.hk、查sinatown的電郵,卻單單只有mysinablog不能瀏覽。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