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6th Mar 2016, 03:15 AM | 一刻無聊 | (139 Reads)

Picture

 今天是三月二十六日,是值得紀念的日子。就是三十年前的今天,日本動畫《相聚一刻》(原名:めぞん一刻)於日本首播,自始,為「一刻迷」留下一幕又一幕的難忘場面;傳誦一首又一首的動人樂曲。若問我,假如一生人只能看一套漫畫、一套動畫,相信我會毫不猶豫,選擇《相聚一刻》。

 

即使到今時今日,我仍相當好奇,究竟《相聚一刻》(下簡稱》一刻)原著者,高橋留美子,是怎可以同時間,連載兩套風格、內容截然不同的漫畫而又各成經典。(手塚治虫是神啊!不在比較之列。:))


高橋留美子兩套成名作品。《福星小子》(原名:うる星やつら)內容破格,天馬行空,瘋狂惹笑,可算是開創「無厘頭文化」作品之一。女主角阿琳更成為動漫界元祖級女神之一;反之,一刻風格寫實、故事內容有如在描寫男主角五代裕作的成長故事,由升學、求職、愛情、最終大團圓結局,令觀眾有如和主角一起成長,份外有投入感。試問,當年又有那位男生不希望能娶得美人歸,能覓得有如響子(一刻女主角;音無響子)般的老婆?


(記得曾在網上和本地的動漫迷討論,不少意見是:「娶妻當如響子,女友莫非阿圓。」(《橙路》鮎川圓),此是題外話。) 


裕作的成長故事


作為一套以青年讀者群為對象的漫畫,一刻故事開展,場景已非少年漫畫常見的校園,而是一間殘破古舊的公寓:一刻館。有如《七十二家房客》,一刻館內容也圍繞住客們的種種「平常生活」,但焦點當然集中於主角、裕作和管理人響子的愛情故事。但依我看來,其實貫穿整套作品的,更是男主角裕作的成長故事。


一刻中的裕作,是一名典型的平凡青年,心理善良,卻無特別長處,性格優悠寡斷,從他小時候祖母要他雪糕和雪條只能二擇其一,結果雪糕雪條全融掉了也未能決定便可見一斑。其人生亦沒有什麼特定夢想(註一),隨波逐流,只望畢業後能到名牌公司任職,聚響子為妻便心滿意足。是一名相當、相當、相當平凡的年輕人,但正因如此,相信能引起不少讀者的共鳴,始終世界上,平凡是大多數啊(包括小弟)。


一帆風順、人生幾何


裕作的人生,絕非一帆風順,甚至可謂波折重重。前半生終日與窮困為伍。考大學要重考一年,雖然最終在響子的「無敵加油咒術(指定對白加動作)」下,終能考入大學,但卻是那種求職時面試官一聽名字,便眉頭一皺的學校…(動畫中,裕作就讀大學的校徽更是簡單一個「三」字…意指三流。)


因此,理所當然,畢業後遲遲未能求職成功,以為在職有望(八神老爹介紹),怎料未上班、公司已結業,「黑仔」如此。結果在大學前輩的介紹下,唯有到幼兒園兼職,怎料至此才發現自己原來頗為善長照顧幼兒,終找到人生目標,立志以保母為業。但以為可順利轉為正式員工之際,卻又碰上經濟不景,幼兒院要削減經費,兼職的裕作首當其衝被裁;人生茫茫,好友阪本有「好介紹」,不明不白,竟到了夜總會做拉客(阪本說廣告行業相關…)。


裕作的前半生,便是跌跌宕宕,波折重重。其實人生亦難免有風浪。有如裕作的故事,頭頭碰著黑,跌跌碰碰,但總算堅持下來,逆景中考取保母資格,並最終順利獲聘,自始才走上較平穩的道路。


裕作的故事,亦道出即使你處處計劃,也未必事事如你所想,但基本是要做好自己可做到的,做好準備,則機遇降臨時,自能把握,也希望今天的年輕人能夠看看一刻的故事。


三鷹的無敵「package」?


職場上,裕作跌宕起伏。愛情路上,更有強大的情敵;三鷹。三鷹有如今天講的富二代,有錢,高大英俊,故事前半段雖描述他頗為風流,女伴不少,但故事後段,他對響子可算是一往情深,套今天的熱門話:整個package無得輸。但最終三鷹卻敗在窮小子裕作的手上,(其實間接說來說,三鷹也可算是敗在怕狗,被狗改變命運…)可稱為一刻故事中的不解之謎?


主角無敵嘛,沒錯。但當長大了,再重看一刻,便另有體會。


要知道愛情的package未必有個必然的清單,有什麼沒什麼便能奪得美人歸。對響子來說,她覺得裕作更需要她,「被需要」、又或「安全感」是很難計算的 。


故事中,響子本來也對三鷹、裕作也是三心兩意,未能作出決定。直至五十九話六十話,劇情講及裕作誤會三鷹和響子已發生關係,因而忍痛向響子說:


「我以後也不會對妳的事有任何奢望了…。」

響子聽後一呆,問:「(你以後)沒有我也沒所謂嗎?」

「沒…沒所謂。」


此時,響子不自覺流下眼淚,默然離開。(原著是描述響子掩面轉身奔走離開,我認為動畫的表達手法更佳,響子只默不作聲,緩緩地轉身離去,更能表達那時響子內心的震撼。)


其實故事至此,響子、讀者已非常清楚裕作才是真命天子了。


當你合上眼,撫心自問,你最希望和哪一位共同度過一輩子?這就是答案了。


愛得比你深


響子知道自己心意了。那麼裕作三鷹又如何?第八十五話有一幕埋下了三鷹「退場」的伏線,便是三鷹和裕作為爭奪響子,終於決定「決鬥」。很幼稚嗎?不,結果,他兩在一名敬業樂業的警察糾纏下決鬥不成。但即使未有「支體衝突」,但三鷹在這場決鬥中,最終自己認輸了,更輸得一敗塗地。事緣三鷹得知原來決鬥翌日,便是裕作應考保母專業資格試的重要日子(註二),因而質問裕作在如此重要日子前夕,居然還決鬥?搞什麼?


「現在打架的話,你明天還可以去考試嗎?!」

「當然可以!」

「你憑什麼呀?!」

「就憑我喜歡響子!為了響子!我一定要考上!!」


三鷹退縮了,怯於裕作的氣勢,敗於自己愛得不夠深?趕走裕作後,自言自語:「可惡,真是划不來…為什麼,要跟那個沒出息的呆子,拼過你死我活不可呢?…為什麼音無小姐,會這麼關心那個白癡…」


其實三鷹怎能不知道答案?結果他只能以酒麻醉自己。


每次重看必有新感受


作為一套青年觀眾向的動漫作品,年少時看一刻的確有很多地方不太明白,例如響子的固執,不肯承認喜歡裕作;裕作在惣一郎墓前告白的原因和意義等等。直至年歲日增,再看一刻才領會到劇中人物的內心世界,各人物對白的精警妙韻,弦外之音。證明故事的耐看,難怪一刻面世多年,仍有不少忠實粉絲,成就經典。


一刻實在有太多名場面,難以忘記,不能盡錄;響子錯認裕作為亡夫惣一朗一幕,歌與畫的配合,天衣無縫;響子「騙得」裕作的吻,溫馨動人;裕作向響子求婚一幕,萬分感人。當然令人難以忘懷的,還有一刻多首動人的歌曲,配樂。


想來,按劇中設定,裕作和響子今年也是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他們的女兒春香,今年也近快三十出頭。未知他們的故事現在又是如何呢?



後續:


我一定要和一刻扯上關係!話說響子的日本配音員,島本須美(現隨夫姓名叫越川須美)的生日和小弟是同一天!哈。


一講起相聚一刻,小弟講之不盡,十年前已寫了兩篇文章,《重拍相聚一刻》,和《再談相聚一刻》。近來卻發現不少內容文句,被人直接抄寫在中文維基的相聚一刻條目。


被喻為「最短命」的相聚一刻片頭曲和片尾曲,奧蘇利雲的《Alone again》、《Get down》,僅於第二十四話採用,估計是當年製作單位一時錯失,未搞清版權問題,不過及後仍被視為一刻的官方OP和ED,於多隻一刻CD中收錄。



註一:題外話、若有看荒川弘的《銀之匙》,故事中各學生自小便為夢想打拼,那份青春的光茫,耀眼之處,教裕作、以及小弟連眼睛也掙不開了…自愧不如。

註二:這是按原著劇情,動畫版劇情有若干分別,裕作當其時要考的改為畢業試,非保母資格試。 


[1] 我也很喜歡相聚一刻

我也很喜歡相聚一刻,論年紀我應該跟春香同年出生(笑)相聚一刻在我出生的時候就完結篇了,但卻有幸可以知道這部作品,也是我從小到大第一部執著用努力用零用錢買下的第一套漫畫(還記得那時候零用錢很少,是先買文庫版的)
周邊朋友也不少喜愛看日本動畫漫畫的,但或許因為年紀關係,知道《相聚一刻》這部作品的人甚少,常常看到電視橋段是「模仿」相聚一刻的時候,身旁的友人都露出一臉茫然(笑)。
真的非常喜歡高橋老師刻劃出的一刻館,單張單張看是小趣味,但當看完滿滿的15集、動畫96集就變成了大感動,七年的歲月磋跎,兩個人的感情從一開始的小情小愛到後面可以再墓園裡面說出:「我喜歡響子的時候她就已經深愛著你,我愛上的是那個深愛你的響子,所以,我會連你一起把響子娶回家。」(詳細內容我忘了,現在漫畫不在身邊,全憑印象打(笑))。隨著故事裡面的角色成長,這部作品帶給我們的東西好像更多元了。
它不單純告訴我們情與愛,還有對於「包容」的定義,它不像偶像劇或是吸引眼球的言情小說一樣大起大落,卻可以用那種生活化與各個市井小卒撐起一整個大架構,每每回顧一次,都後悔自己出生的太晚,多麼地想要跟著主角們一起長大,當最後一幕他們站在一刻館前面,回想著多年前初到一刻管時的對話,畫面慢慢的變白,讓他們淡出於我們的視線,那一幕......每每看,就次次感動。
今天不知道又是第幾次回顧起《相聚一刻》,突然乍起的衝動想要留留言、說說話,還請版主不要覺得唐突(笑)。p.s.實在是因為看到2016年還有關於相聚一刻的文章實在太激動了(雖然現在2017了)。


[引用] | 作者 LANCE | 20th Jan 2017 16: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相聚一刻是一套百看不厭,永垂不巧的作品。

隨著年齡愈增,心境不同, 看的感覺,感受亦不同。

一刻,的確值千金。


[引用] | 作者 蘆葦 | 20th Jan 2017 21: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