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6th May 2006, 00:59 AM | HALO日記 | (790 Reads)
Picture面今天很興奮,一到後巷便說過不停。

「很大呀!很大呀!一片藍色吖,很漂亮又很可怖呀!」黑面今天實在很吵耳。

「你說甚麼呀!甚麼一片藍色呀!」吹水居然覺得不耐煩,若你平時也有這種自覺性,那我們活得更幸福了。

HALO,我說大海呀!真的很大很大很大的,阿松沒有說謊呢!一望無際,全都是藍色的呢!」原來阿玲昨天帶黑面出外,到了一個叫大海的地方。

大海對於我和黑面並不陌生,因為我們小時候,便常聽阿松說大海怎漂亮,怎廣大。只有談及大海時,阿松才會稍為有點朝氣。

「你昨天往大海處?阿松以往總說要回到大海,他現也應在喜愛的海邊,邊看海邊打瞌睡吧。」三姐聽黑面談及大海,也走來搭訕。

「阿松也有跟你說大海?」我問三姐。

「多的是了,阿松每次談及大海,都總是說過不停,我和非灰聽了不知多少次,但阿松還要說下去。」我想老貓總是較囉唆。

「你們聽阿松說海多的是吧,但又可知道他為甚麼那麼愛海?」

「我和HALO也不知呀。阿松沒怎說過呢。」三姐的話已成功吸引後巷各貓的注意了。

「答案很簡單,因為阿松遇上的第一個笨蛋人類,愛海愛得要死,連名字也叫做阿海呢。」

這個故事發生在18年前的某一天,出世只兩星期的阿松,在一處陌生地方醒來,但發現媽媽,甚至哥哥妹妹也不見了,只剩下自己。阿松只是依稀記得媽媽懷中的温暖,但媽媽為何不見了卻全無印象。

阿松發覺身在一個密封的空間,光從後上方一個巨大的窗戶投射進來,令他得而看見四周,不過這地方除了那個窗,別無它物。阿松咪咪的叫,希望得到媽媽的回應,但可惜等了很久,聽到的仍只是自己的聲音。

驚恐萬分的阿松只好瑟縮角落中,希望媽媽盡快找到自己。

突然後面那窗戶向上翻,之後出現在阿松眼前的,是一隻身形巨大,滿面黑毛的奇異怪物。對!這是一個笨蛋人類,但足以嚇死從未見過笨蛋人類的阿松了。

那怪物惡形惡相,兩頰長滿密麻麻的黑毛,又黑又粗的眉毛下,是一雙又圓又大,目光猙獰的眼睛。

阿松此刻已嚇得只剩半條貓命了,未幾那怪物的血盆大口竟張開:「哦!貓仔你醒了啦!我還驚你不會醒來呀。昨天一打開車箱,居然有一隻貓仔在,嚇得我呢,不過幸好你沒有甚麼事,對了,貓仔你肚餓嗎?呀…我要去找些牛奶好了。」

善忘的阿松媽,似乎把阿松遺留在這兒,一去不返,正如驚青說,貓總是很善忘的。

但幸運的是,與他粗礦的外型不相乎,這個叫阿海的笨蛋人類是很愛貓的,就是這樣,阿松成了阿海的主人,與他一起在鐵箱子內生活。

「甚麼?阿松小時候在鐵箱子生活?」黑面覺得很驚奇。

「也可以這樣說,因為那個叫阿海的笨蛋人類,總愛帶阿松在鐵箱子四處走。所以阿松小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鐵箱子內過活的。」

也因此,阿松小時便已習慣到處走。不過有一個地方,給阿松的印象最是深刻,這地方叫大海。

那一次,阿海帶阿松往海灘去時,阿松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既驚恐又興奮。

「這個阿松也有對我們說,他說那處叫海的地方,總是忽退忽進,你敬他一步,它回你一呎,你退他一呎呢,它則進你一丈,甚有性格。」黑面說。

小時候的阿松,鼓起勇氣用腳沾沾海水,冷冰冰的、他很害怕會被大海吃了,於是慌忙逃走。

看到阿松落慌而逃的阿海哈哈大笑:「你不要那麼膽小吧。你知嗎?每當我覺得不如意時,總愛到這裏來。」

阿松此時總算硬著頭皮,坐在阿海的身邊,一同望著那個叫大海的地方。

「大海很大很大,我們呢?小得很。每次我不如意時,只要到這裏望望大海,便覺得甚麼不高興事也只是小事一樁罷了。」阿松知道近來阿海似乎不多高興,本來有三個鐵箱子的他,近來只剩下白色這個,還每朝一早,便帶阿松出街,一直工作至月光高掛才回家休息。

最重要是,與阿海一起生活那隻雌性笨蛋人類,最近不知到了哪兒去,儘管阿松挺高興的,因那雌性笨蛋人類對阿松不太友善。但阿海不同了,那雌性笨蛋的離開,似乎對阿海打擊很大,阿松一有時間,便總愛往阿海撒嬌,希望阿海高興些,阿海總會笑一笑,摸摸阿松的頭,但總比不上今天的阿海,一看見這個大海,阿海的心情好多了,於是乎,連阿松也喜歡上這個叫大海的東西了。

阿松望向這大一片藍色的東西,大海很大很大,阿松自覺自己真的很細小。這對人貓組合,坐在海邊發呆,睡覺,竟待了大半天,微微的海風吹來,阿松覺得甚是舒服。

「你也很喜歡大海嗎?那下次再帶你來好了?」阿松咪的一聲回應,心裏樂透了,一有機會,一定要與阿海來這個叫大海的地方。

可惜是,這次是阿海與阿松最後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起到大海來。

阿海太累了,不停工作的他身子已支持不來。有一次阿海與阿松一如以往坐上那個白色的鐵箱子上,在路上高速奔走,誰知阿海竟睡著了,儘管阿松拼命叫,但阿海醒一醒又睡著,結果鐵箱子高速撞向路旁,阿松身子靈活,沒怎麼受傷,但阿海卻暈倒了,阿松拼命的叫,阿海也是毫無反應。於是阿松決定,到鐵箱子外找其他笨蛋人類幫手!

阿松離開了白色的鐵箱子,離開了阿海,那刻阿松並不知道,這是他見阿海的最後一面。

因為當阿松再次回到白色鐵箱子時,阿海已被其他白衣笨蛋人類送往另一個白色鐵箱子,然後絕塵而去。

阿松拼命的追呀追,但平時坐在白色鐵箱子的阿松,心裏很是清楚,他是跑不過鐵箱子的。

白色鐵箱子邊跑邊發出刺耳的聲音,不過沒多久,聲音愈來愈小,白色鐵箱子亦愈跑愈遠,阿松與阿海自分開了。

往後的日子,阿松沒有放棄,每當他看見街上有白色的鐵箱子,他總會把握機會,跑上去,希望看見坐在鐵箱子前頭的會是阿海,但換來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即使這樣,但阿松深信,只要到大海,便可重遇阿海了。於是阿松一直未有放棄這種生活:一見白色鐵箱子,便跳上去。因為除了碰碰運氣,希望在鐵箱子遇見阿海外,亦希望有白色鐵箱子可載他到海邊。

「總有一天,我會再到大海。」阿松總是垂下頭,對我和黑面說。

就是這種原因,阿松自少便經常到處流浪,沒有一處地方可讓阿松停留超過半年,除了這兒:後巷。

「因為…這兒有令他留下的貓…但亦有令他離開的事…」三姐說的貓和事,我們當然明白。

「大海很大很大,我們呢,小得很。」在阿松眾多說話中,這句話給我的印象最深刻,因為黑面見過了,但只有我,至今始終未見過阿松所說的大海,它怎麼大?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是,我們的確是很小、很小的。


[1]

到此一遊。


[引用] | 作者 雪球 | 6th May 2006 01:5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HALO,叫笨蛋也帶你去一趟啊!


[引用] | 作者 chacha | 6th May 2006 13:5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chacha :
HALO,叫笨蛋也帶你去一趟啊!

有名你叫,叫佢只是一個笨字。


[引用] | 作者 HALO | 6th May 2006 23: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