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2nd Jun 2006, 03:09 AM | HALO日記 | (642 Reads)
Picture逢月圓之夜,若沒有下雨的話,附近一帶的貓,都喜愛相聚於街首一塊空地上,這時候,只要情投意合,很多雄貓雌貓都會就此展開一段浪漫戀曲。我們附近的貓都叫這空地作月神之地,因為我們貓相信,月光之神亞提密斯,主宰貓之姻緣。至於聚會的本身,便叫作月神慶典。

我近來心情談不上是好,因為家中多了一點麻煩,不過,這個容後再說。今天晚上,很久沒有露臉的圓月,終於高掛在天上,雖然令附近一帶的貓,特別是好像吹水這種好色貓公,尤其興奮。

「亞提密斯呀!月光之神呀!今晚我將會披上戰衣!出征月神之地,請你保祐我今晚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吹水又開始發神經了。也難怪,真的很久沒有月圓夜了。

「對了,HALO不如你今晚也去月神之地見識見識吧!」驚青說道。我未及回答,吹水已經搶著說:「HALO姐,我一向都知你清心寡欲,但也應稍稍認識貓公貓乸之間,一生下來的使命!重任!天職!造貓主!萬歲!」

吹水的「激情」,把正在睡覺的老周也吵醒了:「…吹水,你搞甚麼…?」

「老周!我正向HALO說貓貓談戀愛呀!你知嘛,HALO,貓公貓乸談戀愛的最高境界、我們貓得以一代傳一代的奧秘!呀!我們貓多是浪漫主義者,只會尋求那一剎那的激情呀!」

「你的確只有一剎那,再多你是沒有了!」老周說完,引來後巷一眾貓兒大聲狂笑!

老周難理吹水的反擊,轉過頭對我說:「吹水說得也是,HALO你來了這裏都三年多,也應去見識一下。對了,阿三,你也一起去吧,只要HALO跟在你後面,那些狂蜂浪貓便不會對HALO怎麼樣了。」可恨的老周,未經我同意已安排好一切。

「也好,大舊,你也跟著來吧,你也是未參與過月神慶典吧。」三姐也同意了,並叫大舊也一起去。正和吹水展開罵戰的大舊,只答了一聲:「哦。」

於是乎,踏入午夜時分,由三姐及老周帶隊,後巷一眾貓兒包括我在內,浩浩蕩蕩的走向街首月神之地。

======================================================

「咦!老周!甚麼風把你吹來?很久沒見你這隻老貓到月神慶典喎!哎,還有三姐嗎!您好,很久沒見過三姐你了。」大聲呼叫的是一隻年約五歲,說話時聲音洪亮,修長的身形上,是色澤亮滑的黑毛,一句話說,較我們後巷一眾貓公好多多多多了!!

三姐的名字響起後,月神之地的貓兒們隨即靜了下來,竊竊私語。

「三姐,很久沒見她了呀,她來幹甚麼?」我後旁一隻黃貓公細細聲地說。

突然的寂靜,始終要由三姐打破。

「沒有甚麼特別,只是很久也見過月圓了,難得有機會,便帶大舊他們來見識一番吧,你們今晚盡情高興,不用理我這隻老貓了。」三姐甫說完,月神之地的貓兒才敢高聲歡叫,回復先前的熱鬧,只要有三姐在,附近一帶的貓哥貓兒怎敢放肆?!

「三姐你真通情達理!哈!對了,那老周你呢﹗莫非…嘻嘻…」這隻黑貓此刻的表情,足以令我對他的印象完全改觀。

「你這隻小鬼胡說甚麼,大舊你也認識吧,今晚只是帶他來見識一下吧,三姐身旁的是HALO。對了,飛影,反而你這隻貓公為甚麼那麼閒?今晚你又奪得多少貓女的芳心呀?」這隻黑貓原來叫飛影,貓樣倒不差,但總言之,我實在對他談不上好感。

「唏!老周,你不記得我的格言嗎?重質不重量!」

「唓!巴弊!我看你根本是一隻貓女才真!重『乜』不重量,我喵!」在旁的吹水嘴裏咕嚕咕嚕的說著一些只有他自己才聽到的說話,然後徑自行開了。

沒有貓留意到吹水的說話,飛影繼續說:「今晚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那迷貓的公主!」

「公主?!」我們對這個稱號顯然未有所聞。

「甚麼?你們沒見過她嗎?奇怪呀,公主初來時,已引起附近一帶的貓公哄動呀。更有不少貓公為求見公主一面,而大打出手呀,你可以問細牛呀!」

原來街頭的細牛也來了月神之地,自儍牛離去後,這是老周他們第一次遇見細牛。沒見一陣子,細牛似乎變了另一隻貓般,眼神堅定,走路時昂頭揚首,與以往怕事的他有著天淵之別。後來才知道,儍牛的離去,對細牛的打擊很大,更失蹤了一陣子,回來時,已變了今天的模樣,究竟期間發生甚麼事,可能是另一個故事了。

「你們在談甚麼?」細牛問道。

「我們在說『公主』的事呀。」飛影說時,一臉陶醉。

「噢!是呀,公主來時,我們不知多興奮,但一班貓女可傷心極了,沒有貓公在理會她們。」

「那『公主』究竟是甚麼傢伙呀?!」大舊已很不耐煩了。

「公主只是我們對她的稱呼罷了,她的真名字沒有貓知道呀,只知她是近期在這兒附近一帶出沒,呀,她很特別,說貓不似貓,披著一身柔軟,迷白色的長毛,顯得既高貴又神秘。」飛影說。

「還有是她從不與我們說話,只瞪著一雙大眼望著我們。不知她心中想著甚麼。」細牛說。

這班貓公…唉,貓公就是這樣,外表好一丁點兒便叫公主?!在我HALO前,還有其他貓可稱作公主?不與你們說話,便是神秘?!天…或者她是啞的,又或,我相信是這樣,那隻貓心想,與你們這班傻貓說話,唉,有失身份吧。

在我發嚕騷的時候,月神之地眾貓突然一陣掀起騷動。

「公主呀!公主出現啦!」飛影驚呼。其他貓一聽見飛影發狂的大叫,也跟著咪咪大叫。但由於前方實在太多貓,我們這兒根本看不見那個甚麼公主不公主。

吹水及大舊這兩隻貓公,也趁熱鬧爭著湧往前,想一睹「公主」的風采。

「唉,我只看到她的尾巴呀!呼!好美呢,喂,大舊!你看得見嗎?」吹水一邊擠一邊說。

「我…唉、借借、不好意思…呀!我看見了!我看見了!」大舊的身型是有點優勢。

「你看見了嗎!怎樣呀!公主是怎麼模樣的?!」吹水急著問。

「她有一對很漂亮的耳朶呀!咪!」

「然後呢!?」吹水不再叫吹水,叫「流口水」好了。

「然後,我只看見她的耳朶呀!」我的天…。

在兩隻傻貓爭著湧往前之際,我和三姐、驚青等輕輕鬆鬆爬上空地上的鐵箱子,在這兒便一目了然吧…唉,這便是有智慧和沒智慧的分別。老周呢?在鐵箱子底下睡著了。

手腳最快的驚青,一下子便跳上這個綠色巨大鐵箱子頂上。「噢,原來她便是公主。」

這時,我和三姐也跳上了鐵箱子上了。……咦!!甚麼,她便是公主!!

HALO,你認識那隻長毛貓嗎?」三姐問道。

我何只認識,近日我說的有點麻煩便是她呀!

常與笨蛋一起的一個女笨蛋,前天不知搞甚麼,未經我批准,竟帶了一隻貓到我的宮殿,就是這隻可惡的長毛貓。

哼,長得一堆亂七八糟的米白色長毛,身型居然較AMON還要巨大,走起路時,你說是貓,倒不如說是一團大毛球吧!最討厭是,這傢伙完全莫視我的存在,在我的宮殿中橫行霸道,還對我的喝罵充耳不聞,臉上常掛著一副嗅臉,這樣的嗅脾性,有資格叫公主嗎?

「噢,HALO,公主是和你一起住的嗎?可否介紹我識呢?」驚青居然也是這副樣子?

HALO,甚麼事呀?好像悶悶不樂那樣?」三姐問我。

「三姐,你知嗎?那隻所謂『公主』的性格討厭得要~~命!」對!是要要要命!

「噢,那又有甚麼關係呢,只要身體健康,她呀,我看還是很受貓公歡迎呀。」老周不知何時回來說道。

「甚麼?你們貓公就只會看外表嗎?」當然,我認為那隻「野」外表也毫不吸引。

「不是這樣,吹水剛才說的話,雖然較極端,但其實也道出了我們做貓的道理呢。HALO,你知嘛,我們生活在街中,真的是今日不知明日事,有時會有笨狗、笨蛋人類襲擊我們,有時又會食錯東西,天氣寒冷,總之,隨時一命嗚呼,所以我們貓公為求傳宗接待,後生時,都會毫不放過任何機會,找隻健康的貓女,為我們貓世界繁衍下一代呢。HALO你或者與笨蛋人類生活太久了,那些笨蛋人類口裏總是說要一個笨蛋、配一個女笨蛋,當然事實或者是另一回事…,但若我們貓也是這樣,可能早幾百年前便己絕種了。」

「但,即使這樣?那隻所謂『公主』真的那麼好嗎?」

「不錯喎!哈!你看她『件頭』那麼大,便證明身體健康啦,更何況我親自驗證了,我的眼光準是沒錯的。」吹水又不知甚麼時候回來,但不同的是,他的臉上多了一個掌印…,很明顯他剛才幹了甚麼,已清楚寫在臉上了。

月光慶典繼續進行,大舊、驚青、飛影都非常「忙碌」,至於那隻所謂『公主』,繼續掛著一副嗅臉,同時一掌又一掌把圍著她的貓公一掌打開,果真獸性難馴。

不過,無論怎樣,月圓之夜,對我們貓始終有其獨特意義。看見慶典中,一對一對的貓公貓女在談情說愛,感覺也很特別。以往阿松說貓是博愛主義者,我只說她是老色鬼,但經過今晚的月神慶典,以及老周對我說那番話,我明白,「好色」有時候,或者是必要的。

零晨時分,回到家中,哼!那隻所謂『公主』居然較我還早回來,她究竟何時才走呀?

HALO,你剛才去了哪?現在才回來?小桃也是剛剛回來呢,妳們那麼快便做朋友,一起去街街嗎?」笨蛋只會說笨話,我難得理他。

對、那隻所謂公主,常掛著一副嗅臉、交叉臉的笨貓,名字叫小桃,是女笨蛋的主人。

幸好,第二天,小桃被女笨蛋接走了,家裏再回復昔日平靜的日子。

咦?AMON呢?原來這幾天他被小桃嚇得躲在床底下…弄得我好像很久也沒看見他一樣。


[1] 嗚謝

特別嗚謝、小桃友情客串演出。

館主


[引用] | 作者 館主 | 22nd Jun 2006 03:2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HALO,沒有比妳更靚的了,貓公很快會重投妳懷抱,不用妒忌吧!


[引用] | 作者 chacha | 23rd Jun 2006 00:0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別抹黑我的小桃

你這個笨蛋!別抹黑我的小桃!
交叉臉是沒錯!但誰掛着嗅臉…


[引用] | 作者 小伍 | 23rd Jun 2006 15:43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