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5th Feb 2011, 16:43 PM | 一刻無聊 | (5208 Reads)

 

Picture「這個實在不能清楚解釋的。你是一個敏感的人,很多時,突然遇著一些特定環境、特定事物或條件,你便會突然受觸動、變得敏感起來,沒有人知道究竟何以發生的。」

用一副憂鬱眼神,配上無奈語調向我道出這番真心說話的,是養和醫院駐院呼吸系統科林冰醫生。

林冰醫生,老實說,一個月前,我也真是萬萬料不到會與遇你相遇。人生啊…總是在未知的旅程中探索呢…事情發生於個半月前。

大約於個半月前,每朝醒來不久,總發現呼吸甚是困難,往往要用力吸氣、呼氣,仿如有窒息之憂,但上班途中至公司樓下,卻又會回復正常。如是者,小弟以為是每晚睡覺時,鼻敏感所引發的鼻水倒流喉嚨引致喉嚨過敏吧。況且起初情況並不算太嚴重,但後來愈見嚴重,簡直是連步行也感吃力。故不得不找大夫。

起初當然探望相識多年的家庭大夫,但大夫的結論和小弟一樣,是鼻敏感引致鼻水倒流,故應先治鼻,收鼻水,化痰便是了。好,我倒有大夫之卓見,問題是…以往我也有鼻水倒流啊,何以此刻卻有新病徵出現?大夫的藥,未能緩我病情,故我最終踏上不歸路:找專科。

心想當然是找耳鼻喉科吧,小弟認為鼻是源頭,故在網上找資料後,到佐敦找葉xx大夫。大夫一聽我說,便用一條管子,從鼻孔插入直達喉嚨…嘩!感覺清新呀,原來大夫在窺看的的鼻腔及喉嚨。大夫一臉好奇看片:「嗯,你鼻膜是有些腫脹,但未全塞,反而較後位置便全塞了…咦…這是你的聲帶,看見嗎? (看見,比想像中核凸)嗯,是較平常有點窄,但未致於出現你所說的病徵喎。」那怎辦?

怎辦?大夫寫了封介紹信喚我到油麻馬會診所排期作更進一步調查,但問題是那診所開工之時,我早已開工;她關門時,我仍未下班,如何排期?既沒網上、又或是電話預約!這診所真的是廿一世紀的產物嗎?

大夫看了,錢給了,仍是沒改善。終於翌日上班,支持不了,打算即刻尋找另一大夫。在一名熱心同事的幫忙下(真的很感激她),約了養和醫院耳鼻喉專科的葉大夫,雖知養和聞名於港,但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純屬病急了,以地理位置及即時性為考慮,就是這點,引發我另一病症,容後再說。

依約到養和醫院…嘩,原來耳鼻喉科和兒科在同一部門,在我身邊有位數不少的病童及以倍數計的菲庸及家長們。更甚是,大多家長都是操普通話的,原來自由行除了早攻陷銅鑼灣旺角,養和已是另一個皇后像廣場,不再屬香港人了。

尖叫聲,哭聲,普通話的斥喝聲充斥室內,那孩子,頭上頂著一項LV頭笠,腳下穿一對LV皮鞋,操流利普通話的母親「行頭」也不少,手執一個Hermes手袋,手指上的鑽戒,閃亮刺眼,恐怕沒人看見這樣。其實內地富一代你們賺錢夠了,買名牌享受、或炫耀一番不妨,但何以連一個三歲不足的孩子也滿身名牌?硬把你們價值觀強加於孩子身上,我仿如看見未來中國將有一班名牌奴隸的出現,怪不得Prada也急不及待到港上市吧。

在孩子的爭吵聲、菲庸們的「Yes mad」聲,及家長的大聲斥喝聲下,年青姑娘甜美的聲音喚我的名字,我即從地獄逃往人間靜土。

這名葉大夫和我以往見的專科大夫一樣,沉默寡言,句句是金。我二話不說拼命把握珍貴的時間(事後算來的確「珍貴」)把自己病情,及上次見大夫的經過一五一十道來,大夫起初一聽鼻敏感一辭,用一個不甚了了的語調說:「鼻敏感,很小事吧。」看來這位大夫治鼻敏感有如食生菜,閒事一樁。不過當我說喘氣問題時,他卻眉頭一皺,喚姑娘準備一鐵管子,唏,這管子很面善呢,以為他又要插我鼻孔,誰不知卻叫我打開口,一聲不響把管子往喉嚨探下。「你叫『E』」大夫說…

我頂,你把管子插入我喉,我還能E你大夫嗎?我E不成,反可即時嘔給你看也可以呀。但考慮有年輕姑娘在側,即場嘔吐有失面子了,故死忍,EEEEEEE,變成ERERERER之音,如啞巴發出的聲音。

難過的時間很快,大夫探看了不足20秒便收手,說出一番和之前大夫相同類似的說話後,便即時寫下一封介紹信,喚我到樓上呼吸系統找林大夫看。「看你鼻喉不致嚴重如此,還是看看林醫生看情況如何吧,我今次不給你藥了,因林醫生可能會給藥你。」前後見面,不過六分鐘,大夫說話不過十五句。往找林醫生之前,規柜當然是要先找數、收銀的姑娘再用甜美的聲音喚我到櫃位,帳單一出,我兩眼翻白!頂,900元!??包括甚麼?細看,700是甚麼窺鏡費用,200元是介紹諮詢費!?我頂!你插我咽喉20秒令我隱隱作嘔,卻承惠700大元?即每插我一秒收費35元!?頂,我開始後悔何以當時不即場嘔吐大作!200元又是甚麼?介紹諮詢費?你15句話語不足,收我200元,則每句話收費13元多?怪不得,常人說要珍惜光陰啊!何妨我是兩手空空,只見大夫而無一藥物在手,實在有點空虛啊…。

珍惜光陰啊…在我等候見林大夫之際,在洗手間對鏡自言自語時,手機卻一下子不幸誤墜洗手盆中!我已即時打撈,但…@#*&(^(&*$^#,手機壞掉了!Sony 的手機真是潮物!純是過眼雲煙,長情不再!頂!又破財!養和真是吸水之地啊!

好了,見了林大夫,林大夫喚我上床…一見面便叫人上床真是令人意想不到。他叫我吸氣又呼氣…其實你不叫我我也經常在做了…。

左聽右聽後,至少他沒用管子插我。然後,便說我或有輕微哮喘,起因純是氣管敏感。「大夫,何解以往沒敏感,現在卻突然有敏感呢?」我問。於是乎大夫便語重心長說出文章一起首的說話。唉…我不清楚,你不清楚,那大夫,這次便算了…可否不收費?

發你的春秋大夢!至少林大夫有開藥…總算有點渣拿。

到地下大堂收費處付費兼取藥,整間醫院最熱鬧可說這兒了,原來收費處的人龍是最長的。怪不得私營醫院生意愈做愈大,因為有廣大祖國同胞支持啊!

收費了,我再度暈倒,「彌留」之際,看到的帳單已是三個位數字不能應付的問題。我呼吸再度困難…甚至覺得有新病徵出現:循環系統也有問題…姑娘的笑容解釋了原因:你病因是「大出血」…

面色較來前更青白,腳步浮浮的離開養和,腦海中浮現的林醫生和善臉孔:「那2X日回來覆診了喎…」噢,很恐怖的話句啊…又要回來被劫,實在痛心…更何況,要趕往出手機,現今世代,手機壞了,仿如身上的衣服一下子被脫光,安全感盡失。於是匆匆忙忙出了一部Anorid中檔手機(當然不是Sony),勝在體積適中,零機價及即場有貨。

這便是我虎年的大破財之日。

後記:

至少林大夫的氣管藥,吸藥粉挺有效的,藥到病除,心裏踏實起來。至少值回票價吧…儘管票價昂貴非常,所以說健康是無價寶。

就這樣安慰自己同時,突然看壞掉了手機放在書桌上,唉,反正也在考慮換手機,你也是適時功成身退呢,手多多拎起壞手機按幾按……………~~~~~~

@&#*^*(&$^#*(&$^&*6&^DF!!!我頂@(#*&$#*()$&你個冚家$#)(&#$)(*&#$,你現在才說已沒事!!!我仆你個%#$@(*^@呀!

 


[1]

如果靠香港人,養和那能有錢擴建!如果你嘔,他們可能加收你清潔費哩!

哮喘是會在你免疫力出現問題的時候形成,特別是年紀大了。甚至可以說,人之所以會老,會.... 都因爲這個原因。沒辦法,科技低劣,無法逆轉。還是病向淺中醫;)


[引用] | 作者 嚴明 | 5th Feb 2011 17:5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嚴明的關心。說起嘔吐的清潔費,等候付費期間,有一可愛小娃子的確在收費櫃位前嘔了,著實可憐…正當悲憐小娃子之際,收費櫃位的姑娘卻喚我到收費櫃位前交費……咦…!還未清理好喎…那我豈不是…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HALO | 5th Feb 2011 23:38 PM

[2] Or

如果你找 每一行專業內 最頂級的 人物 來醫治。 當然你要負上的 是比一般的多。

說實話我媽媽也是找林冰醫生。 她現在尚在人世。 所以我多謝林醫生 也為他說句說話。 他是一個好醫生。


[引用] | 作者 Brian | 15th Jun 2016 09:3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Thanks

看了3星期耳鼻喉專科;喉嚨痕癢仍然持續下,感恩有你這篇文章,決定轉看呼吸系統專科,醫生診治後話我輕微哮喘 ,同樣地需要食氣管葯吸葯粉


[引用] | 作者 JL | 25th Feb 2018 22:21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