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9th Jan 2012, 10:44 AM | 一刻無聊 | (169 Reads)

Picture滴清水滴進一盆醬油中,清水依然;將一盆醬油倒進杯水之中,水全鹹、混醬了!。

問題是,誰是清水誰是醬油?

很奇怪,香港農業幾乎已成稀有產業,但香港人近日卻有「蝗禍」之憂。看清楚,原來是把內地同胞換作蝗蟲看,比喻內地人對香港資源、文化、價值的蠶食。

互聯網討論區,再加上幾份報章連月以來,不停流傳、報道內地遊客、雙非人士的不文明、橫蠻無理、說得繪形繪聲,文字有多辛辣便有多刻薄,難怪不少香港人已人蝗不分。


香港人是很善忙的。何解?大家回想一番,以往我們訴說的港鐵車廂眾生相:化粧;剪指甲;食飯盒;撬起二郎腿用鞋底向你打招呼;堵在門口附近圍成一圈同「燒烤」;目空大肚婆、老人家的左搖右擺,而堅決立襟正坐的,是內地人,抑或香港人居多?

忘記了?那初中生爆粗拒不讓坐;甚至乎有壓力未解決的巴士阿叔,又是誰?後者曾說要選特首呢。

沒錯,都是土生土長香港人,若說內地人質素低、不文明,其實說來有愧,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矣。

我們是清水嗎?對不起,內地人或會冷笑一聲說:你們的食水,都是來自我們東江啊!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你不文明我亦不太高明。其實說來,大家水準差不多。還記得那股「盲搶鹽」嗎?香港人搶鹽之狠,毫不遜色於內地人啊。

問題在於,我們只是一滴水或一滴醬油,面對內地數以十萬公升計的水與醬油、我們很大機會自成為被「融和」的一群。

這些突然富有、修養有待改善的人,自會影響香港人對內地人的印象。與此同時,同一時間有一大班內地人湧進香港買奶粉、生仔生女、佔據旺角、銅鑼灣,你便會深刻體驗香港認真彈丸之地,極為細少。

以香港有限的資源,突然迎來過大的內地需求,便是問題之重、如何解決資源的分配,確保納稅人享有公平合理的待遇,才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

故懇請各香港人,莫效法北大孔狗的做法,把內地人喚成蝗蟲,好嗎?

有朋友感慨香港因內地自由行愈多,香港便愈不像香港,廣東道成內地人的名店街、旺角西洋菜街CD舖、小店全變成百老匯;銅鑼灣成珠寶店展區,連銅鑼灣UA都要逼上樓了。

嘆之奈何是,是誰建構這改變?內地自由行?非也,事實是,我們香港人本身、是我們信奉金錢至上的價值觀、被稱為「中環主義」所造成啊。

是誰把西洋菜街變天?是誰把老店趕絕?沒錯,正是業主們,這批業主不正是香港人嗎?

有奶的便是娘,有錢的便稱娘,我們至少都被灌輸這便價值觀,和我說文化?和我說保育?哈!不如先說你的囝囝囡囡讀哪家小學中學吧。宋時岳老太,在岳飛背上刻上「精忠報國」四字,現代香港母親,只會在囝囝囡的右腳板刻上:「執輸行頭」;左腳板自然是「慘過敗家」四字了,為什麼是腳板?含蓄一點嘛。

搶!搶!搶!香港人至少都被教成要快人一步,甚麼都要快,能賺快錢,便是「神」!記得去年某報頭條,以三個「八十後」地產經紀靠炒發達,以證明八十後之能,正正是描繪了中環主義精粹。

炒!炒!炒!香港人只愛快錢,靠實業起家?對不起,廿年前,香港的富豪全是地產商,至今天,仍是那班地產商,噢,說漏了,他們己不再單純是地產商,還是電訊商、零售商、運輸商。

有那位香港人嫌錢腥?面對大公司願付出高得驚人的租金,業主當然加租三四成、逼走舊的,才有錢賺,太湖酒家,除了另覓新店,還可以怎樣?

很遺憾的是,我們面對大量內地暴發戶一時湧入,香港現時的改變、實在很難避免。

怎辦?看開一點、走遠一點吧。我已把銅鑼灣、旺角看成特區中的特區: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別自由行購物區」,沒特別需要,我都不會「出境」至旺角銅鑼灣,反正到哪區都還不是豐澤、百佳、屈臣氏?萬寧貓也早不用千辛萬苦採藥救主吧,總有一間「係左近」。

水與醬油,是可溝在一起的,我們沒必要水溝油,是嗎?




[1]

我到今天, 依然很歡迎内地人來港消費. 昨日才跟女友說, 我從來不覺得香港是屬於我的, 大家都只是在這裏討口飯而已. 然而, 有些人的競爭力低, 連一口飯也討不成, 自然把矛頭向外. 當一個地方的窮人越多, 就越排外, 不是香港獨有. Anyway, 這已是一條不歸路, 香港的經濟, 只會更倚靠内地政策, 正如我們一向倚靠美國:)


[引用] | 作者 嚴明 | 29th Jan 2012 17: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