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9th Jan 2007, 04:42 AM | HALO日記 | (516 Reads)

Picture驚青首先告訴我,原來我家樓上幾層,也住有一隻貓。

我依驚青所說的大約位置,總算爬上來,喵!似乎的確有一隻貓。  似乎?有便是有、無便是無。但的確,這是我第一眼見到他的感覺。

 「你叫甚麼名字?住在這多久?有其他貓嗎?」 對於我的提問,這隻貓毫無反應,只是呆呆的望著窗檯上的一盆草,一盆不說得漂亮,也不見得美味的草。我實在有點懷疑,看到的是一隻貓,還是一隻毛公仔,直至他大大的打一個呵欠,喵,才肯定他是貓了。

「起風呢…」這隻身形肥胖,毛色白中帶啡的呆貓良久才說出一個毫無意思的說話,最重要是,他仍然對我的到來毫不在意。

「喂!有無貓教過你基本的禮貌!本小姐問你問題,你連答一句也不會嗎?」

「噢,原來有隻貓在窗口呢…。」天!他居然現在才發現嗎!

「你找我嗎?」這隻大肥貓連說話也是慢貓幾拍子。

「本小姐只是好奇,我樓上居然住有一隻貓而不知!你在這住了多久?沒有到後巷嗎?」

誰知那肥貓仍是一貫慢調斯理的說:「呵呵呵,附近很多貓嗎?」大家也聽見吧!他仍是沒有回答本小姐的問題! 

過了好一陣子,我終於知道這隻肥貓的名字叫阿福…真是好一個名字,我覺得和他簡直是「絕襯」,阿福阿福、呆福呆福。

這數星期以來,我有時間都會去看一看這隻呆福,每次見到他,總是坐在同一個位置,呆呆的,似笑非笑的望著那盆草。 憑著本小姐的耐性及絕佳的理解能力,總算從呆福口中得知他的來頭,呆福家中本來有兩位笨蛋人類,一男一女,應是對情侶,大約幾年前,這對笨蛋情侶把呆福接回家,兩人一貓生活倒也如意。不過,不幸地女笨蛋一年前被鐵箱子撞到,去了,於是乎家中只剩下呆福及笨蛋男。

「遊生前很喜歡這盆花呢。」呆福有天說。

遊?應是那女笨蛋的名字吧。「花?不是吧,只能算是一盆草吧。你也很喜歡?我看你總是望著這盆草。」

「呵呵呵…很漂亮的。」漂亮?我也的不懂欣賞了。

「她開花時的確很漂亮呢。就像遊一樣哦、呵呵呵。」呆福又在傻笑。

「你很掛念那個叫阿遊的笨蛋嗎?」

「她回到造貓主身旁或者更好吧。呵呵呵。」

「你常呆在這裏不會悶嗎?」

「怎樣不叫悶呢。呵呵」

「天呀,和大家一起談天說地呀,又或者像那些笨蛋人類,每每聚在一起又吵又吃,又飲又叫挺高興似的。」

「那很快樂嗎?」

「應該較你呆在這裏好吧。」

「呵呵呵,遊離開後,龍也經常和一大班朋友在家吵吵鬧鬧,食飽飲醉後便一覺睡至大天光,不過我不認為他很高興呢。呵呵呵。」呆福又在傻笑。

我再也沒有氣力和呆福說:「你這個悶蛋,望你的爛草好了。」

「呵呵,快開花了。」要命!還是快快走好。

呆福雖然是被驚青「發現」了,但後巷各貓對這隻呆貓都不感興趣,他實在太沒趣了。

「哎吔!你知嘛,我吹水曾經向他「吹」了幾個鐘呀,雖然,我也很高興有貓居然可以讓我講幾個鐘!不過呢,我就略嫌他一點反應都沒有呀,『吹』得我也沒有『癮』呀。」有次碰上吹水談及呆福時,他大吐苦水。 不過不知何解,我挺喜歡往呆福哪兒,看著他一副呆相,他那副呆相,總給我一個安穩、平靜的感覺。

「呵呵呵、這兒又多了一隻貓呢。」今天心緒不靈的我,又走到了呆福處。

「看你的樣子,就總覺得世界末日時,你都會是這副呆相!」我和呆福打招呼。

「世界末日嘛,是甚麼樣子呢?呵呵,不知道不想好了。呵呵呵」呆福又在傻笑。

「你這個呆福,究竟有沒有事令這副呆相會變一變呢?」

「呵呵呵。 

「沒有不高興的時候嗎?」

「呵呵,遊走時很傷心噢。呵呵。」呆福說時仍舊是一副呆相。

「但我看你總是這副呆相,好像天塌下來也會是這模樣!」

「你不高興會如何?呵。」呆福鮮有地問我問題。

「咬笨蛋呀,追AMON打呀,或者大睡一場吧。」

「呵呵呵,然後呢?」

「呀…有時會消氣,有時要再咬多一口笨蛋才消氣呢。」

「呵呵呵,那便是吧,沒有一輩子的氣,沒有一輩子的悲嘛。呵呵。」呆福望一望那盆草,又再說:「遊離開時,我很傷心呢,簡直是痛不如生,但當時望著這盆遊最愛的花,心境總算平和下來。呵呵呵。」

「為甚麼呢?」

「呵呵,就像這盆花,花開花落,沒有必要把自己局限在某一段的悲傷。我望著這花時,便想起開花的時候,遊臉上的笑容了,很懷念呢。呵呵呵,只有知道甚麼是悲哀;才知道甚麼是高興,有喜有悲,有起有落,這是必然嘛、呵呵呵。」 

這晚,呆福的說話一直在我腦海中徘徊。這番話既陌生、又熟悉,驚青說貓是善忘的,不正是說他不再受可怕的過去困擾?老鬼阿松常說大海很大,我們呢、小得很,其實也是同樣的道理呢。究竟發呆的是呆福,抑或是我呢?

第二朝清晨,整晚沒睡的我又到呆福哪兒,難得是這次呆福和那個叫龍的笨蛋居然同在窗旁。

「呵呵呵,HALO,開花了。」我轉頭一望,噢,果真的開花呢。

「很漂亮呀…」一向對花沒有興趣的我,也被這盆花吸引了。

「呵呵呵,對呀,我不是說過這花很漂亮嗎。」呆福這天的笑容特別有生氣,身旁的阿龍也望著這盆花,臉上展現罕見的笑容。 

兩隻貓和一個笨蛋就這樣圍著這盆花坐下來,靜靜地享受這個寧靜的早上。


[1]

有時我很懷疑"貓"會不會忘記我,假如我離開很長一段日子
其實,會忘了對他來說也是好事


[引用] | 作者 乙人 | 6th Feb 2007 17: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