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9th Mar 2007, 04:11 AM | HALO日記 | (620 Reads)

Picture

午,我鮮有的走上天台來個日光浴,好讓我一身漂亮的貓毛變得更漂亮。沒多久,驚青也上來了,和我打個招呼,便躺下來享受溫暖的陽光。  

誰知,突然來了一隻是貓都討厭的烏鴉,不停怪叫:「吖~~~~!」打擾我和驚青的美好下午。

 那烏鴉仍不斷叫,連脾氣頗佳的驚青也發火了,頭向下,扭扭下半身,躬身一跳,撲向那擾貓的烏鴉處,眼看驚青的利爪快要觸及那烏鴉,誰知那烏鴉雙翼一拍,鳥已在對面大廈的天台處,還一臉囂張,像嘲笑驚青和我是兩個笨蛋般! 

我天生高貴大方,懶得和這些不入流的禽鳥一般見識,但驚青已發狂了,他竟然不顧一切,想一躍跳過對面大廈的天台。

「驚青!不要呀!」我大叫。

但驚青已聽不入耳了,不過他躬身一跳,四腳一伸,居然給他跳了過去!嘩,兩幢大廈相隔起碼相等於五隻大舊的身長加起來呀!

但可惜是驚青只抓到一條烏鴉毛,那烏鴉拍一拍翼便飛走了,臨走時還大叫:「傻瓜~傻瓜!」

「驚青你不要命嗎?那樣跳過去!」我大聲呼叫身處對面天台的驚青。

「不要命?為何?」驚青一臉茫然。

「我說你那樣不要命的跳呀!」

「這有問題?很近吧。我常跳的。」驚青說罷居然又一躍跳回來!嚇得我貓毛也全豎起,害我要用舌頭、不停梳理豎起了的貓毛!

氣死我了!走回後巷,看見三姐、老周一大夥兒在聊天,便趁機投訴驚青剛才的不要命行為。

「三姐!你有空可要教訓驚青呢!」

「不要緊的,驚青自有分寸了,他懂得分辨甚麼可跳、怎樣不能跳呢。」三姐說。

「對呀,驚青可算是後巷中最能跳的貓了,若是我這老骨頭,一跳!除了跳入黃泉,沒別的呢。」老周笑說。

「不過,說起善跳,老周,你記得『飛天貓』阿飛嗎?」三姐說。

「當然記得吧!在這區生活了8年以上的貓,都會記得『飛天貓』阿飛的。」老周說。

呆在一旁的吹水,聽到居然有貓較他「出名」(吹水是出名煩!自大!),即刻搭訕:「超!那隻阿飛又有甚麼了不起!最後還不是變了一堆屎!」吹水忿忿不平說。

「吹水,那時你還年紀少,不太知道阿飛的事呢,不過,你也說得對,無論他怎樣威水,最終也是被自己的威名所累呢。」三姐說。

所謂何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2年前,後巷附近有一隻貓出世,自小便生得身壯力健,配上一身的咖啡虎紋貓毛,由於他生性活躍,沒有一停下來,且非常喜歡四處跑動,跑得亦特別快,於是阿松便給這隻貓起了一個名字,叫阿飛,意指他跑來得快,跳得高:「阿飛欠的只是一對翼,否則便肯定飛上天了!」阿松經常和老周及非灰說。

對於這個名字,阿飛非常受落,但凡見陌生的貓便說:「我叫阿飛!即是跑得像鳥兒飛一樣呢!」

一傳十、十傳百、阿飛愈來愈出名了。

直至有一天,已3歲大的阿飛遇見一隻貓仔,又說:「我叫阿飛,也是說我跑得像飛一般快呢!」

那隻貓仔聽罷,一臉好奇問:「那飛哥哥你可以像雀仔般飛嗎?」童言無忌的一句提問,卻正中阿飛的心結。

「對,跑得快,跳得多高,終歸也不像鳥兒般飛呢!」阿飛常自言自語說。

自那天開始,阿飛便總愛在高處往下跳,每次跳時,總愛召來這區附近一帶的貓,然後說:「各位!我阿飛要飛啦!」說罷,阿飛會躬身一躍!從高躍下!

「喵~~~!喵~~~!」在場的貓大多會被阿飛的舉動嚇得雙耳向後,尾巴毛全豎起!

「喵~~!我無貓眼睇啦!!」

起初每隻貓都會這樣尖叫,但每次阿飛都會在半空來個傻貓翻身,四腳著地,安然無事,隨後便換來整場貓的大聲呼叫!「喵!喵!你真是飛天貓呀!飛天貓!飛天貓!」

變成飛天貓的阿飛愈來愈出名了,但阿飛仍不滿足,因為他自知,自己只是跳得高罷了,始終不是在飛。

逐漸,一樓、二樓、三樓、四樓,阿飛愈跳愈高,附近的貓卻愈看愈心驚。

「阿松你這個笨蛋!好心你便話話阿飛啦!他這樣跳法,總有一天跌個唏巴啦,屆時飛天貓,就變了屎餅貓呀!」有一次非灰和阿松說。

「我也說過了,但沒辦法了,阿飛已聽不入耳了,對於他來說,『跳樓』已成為他的所有了。」阿松說完和老周同聲嘆氣:「唉!」

「傻瓜才會當這回事是自己的一切呢!有甚麼較自己條貓命重要呀!阿三,你說是不是!」非灰依然氣上心頭,在她身旁的阿三卻只是點一點頭,不作回應。

「非灰,你或者不相信,我這輩子,曾看見很多貓把其他東西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要,例如有貓會為捉雀仔飛身一躍,從高處墜下一命嗚呼;有時有些貓為求一顯威風,追趕著笨狗們的尾巴咬,卻忘記笨狗不是一隻,而是一群笨狗。」

「……老周,你這些例子…似乎不太對題吧。不過話說回來,有時候貓的確會把一些事、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你看阿飛便知吧。」阿松說。

「那來的傻瓜呢!」當時的非灰這樣說。

事後我們都知道,非灰日後便變成了她自己所說的傻瓜了,因為她正是犧牲自己性命,以保護自己的兒女。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那飛天貓阿飛最後如何?」我追問。

「後巷附近的大廈,最多只五、六層樓高,阿飛說再沒挑戰性,便走往街首那幢大廈跳樓。」老周說

「天呀!那幢樓有成二十層那麼高呢!阿飛居然到那裏跳!?」

「這樣說也不太準確呢,因為當天阿飛爬至七樓時,便已失足墜下…結果…」

「結果怎樣?」

「結果?結果他今次真的飛了上天,成為真正的飛天貓,而且以後也不再回來了。」老周說。

有貓說貓命最重要,但亦有貓說有其他事被貓命重要,阿飛及非灰都證明了這點,若問我?我可以答各位,還是命仔要緊,活著才有選擇,死了便甚麼都沒有,還談甚麼哪者重要?傻貓

「對了,說起來,阿飛走了後,我倒聽到一件有趣事。」老周說。

「甚麼事?」驚青和吹水齊聲問。

「聽貓說,當年問阿飛能否像雀仔般飛的貓仔,不是別的貓,正是日後『鼎鼎大名』的吹水你喎!」老周一臉瞪著吹水說。

「…那有…那有這回事!老周你又是,聽貓胡喵亂叫…哈…哈!那樣的笑話都好信?!」吹水不停用手抹臉,以掩飾心裏的慌張。

「吹水…」三姐突然喚吹水。

「…甚麼…甚麼事呀!三姐。」吹水回應時仍不停抹臉。

「…你尾巴的毛全豎起了…」

 三姐說罷,後巷眾貓隨即哄堂大笑,貓始終不是善於說慌的動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