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6th Nov 2005, 04:40 AM | HALO日記 | (2241 Reads)

平均分: 1.00 | 評分人數: 1

愈下愈大,吹水仍是呆呆的,望著身旁的小雪,不發一言。

小雪看來像睡著了,神態安祥,嘴角微微向上,彷彿在微笑。

我和三姐,大舊,誰也沒有說話,世界此刻仿如停下來,四周除了雨聲,便是雨聲。

「三姐…小雪終於可以安睡呢…」良久也沒說話的吹水說道。

三姐只是點一點頭,沒有再說甚麼。

「三姐…我剛才…說了一個平生以來最大的謊話呢…想不到說謊…原來可以這麼困難的…。」吹水說罷便不發一言,只懂望著小雪,一動也不動。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見一個不說話的吹水。

是吹水首先認識小雪的。

記得那年冬天,天氣特別冷,對我們貓來說,簡直是惡夢。三姐和一眾貓咪,如非必要都躱在後巷盡頭處縮作一團,以躲避刺骨的寒風。

但吹水總愛到處走,因為除了AMON,沒有貓能忍受與吹水一起超過十分鐘的,因為即使不被吹水的聲浪給吵死,也會被他的口水給淹死。

某一天,吹水走到附近的公園,尋找食物之餘,最重要是找尋可以供他「吹水」的對象。這次他找到的是後者。

公園的一張長凳下,有一隻全身長滿白毛的貓,靜靜的坐著,望著公園的門口。

「咦,你第一次來的嗎?以往很少見你呢!你從哪兒來?叫甚麼名字?呀,對了!要問人名字,要先報上自己的貓名才對,我叫阿水呢,不過附近的貓都叫我吹水,不過阿水與吹水倒是差不多吧。對了,你吃了早餐沒?我還未吃呢,肚子餓得咕咕作響呀…不過呢…」

吹水又像平日一樣,只要一開口,要他閉嘴是天大的難事。不過那白貓似乎沒有理會吹水的意思,仍舊是靜靜的坐在長凳底下。

「你在等貓嗎?」吹水終於察覺那白貓並沒有理會他說話的內容,因為她似乎是正在等待甚麼。

「是呀,我在等阿芬接我回家呢。」那白貓終於開口了。

「阿芬是誰呀,這附近的貓我都認識呢,但沒有聽過阿芬嘛。」吹水問道。

「阿芬是人類,她對我很好,她一定會回來接我回家。」白貓說。

「是嗎?」儘管吹水仍想說下去,但那白貓似乎對他興趣不大,只懂望著公園的門口。不過最令吹水「安慰」是,那白貓似乎沒有離開的意圖。

如是者,吹水每天都會到公園找那白貓談天,儘管那白貓說話仍不多,但吹水起碼已知道,她叫小雪,曾經照顧她的笨蛋人類叫阿芬。

據小雪指,有次阿芬與她出街,「一時大意」把她忘記,小雪儘管想回家,但卻迷路了。唯一記得的,是阿芬曾帶她到這公園玩耍,於是小雪便整天待在這兒,一心希望阿芬記得她,來接她回家。

「小雪呀,你等阿芬沒有問題呢,不過你睡也不睡,吃也不吃,便是大問題,你知嘛,就是因為我睡得好,吃得飽,我才能把十多隻大笨狗打得四腳朝天呢,那次我貓爪一伸,那十多隻大笨狗便…」

吹水想繼續說下去時,小雪開口說:「阿芬很快便接我回家了,回家後她會給我最愛吃的芝士條,也會給我睡又暖又軟的床呢。」

「是嗎?」吹水有點沒趣,只好說:「阿芬一定會接你呢。」

從來沒甚表情的小雪聽吹水這話後,居然笑了,並說道:「對呀,阿芬一定會接我回家的。」

吹水萬料不到這句自問不甚精彩的說話,居然可令小雪發笑。

天氣愈來愈冷,但吹水仍然每天都走到公園找小雪,與她談天同時,亦會給小雪帶來食物。但小雪總是吃不多,只會儍儍的望著公園門口,等她的阿芬。

「你不多吃不成呢,看你身子都在發抖呀,即使阿芬到來,也認不出你來呢。」看見小雪日漸消瘦,吹水心裏既憂慮,又痛恨那遲遲未到的阿芬。

「阿芬很快來接我回家嘛,不用擔心」小雪終日只會說這句話。

「雖然是這麼說,不過妳總要吃多一點,睡多一點才成呢。」吹水儘管多番的說,但小雪仍是舊模樣,呆呆的望,儍儍的等。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小雪的身體愈來愈虛弱。

有一天突然下起大雨,公園的笨蛋人類都匆匆忙忙的走,只有長凳下的小雪仍舊在等。

「小雪,下雨呀,你還在這兒幹嗎?」吹水跑到公園來,打算用甚麼辦法也好,也要帶走小雪。

他已與三姐說好,讓小雪與大夥兒一起生活。原本三姐與大舊也打算與吹水一起到公園,勸小雪離開,不過突然下雨,三姐與大舊只好等待雨停才到公園。

對生活在街上的貓來說,下雨較大笨狗還要可怕,試想全身濕透的情況,已教我們做貓的心寒,尤其是冬天的雨,更會讓貓冷得要死。

但吹水實在等不及了,他恐怕小雪即使下雨,仍是不肯離開那個公園;離開那個阿芬,於是便跑來公園,而事實正如他所料。

小雪此時躺在地上,儘管全身濕透,渾身在發抖,但她似乎毫不在乎,只懂望著公園的門口。

「小雪,你全身也濕透了,你不如與我一起到後巷處避雨吧。一會兒三姐也會來呀,你認識三姐嗎?三姐便是我常向你提及的三姐呀,她說以後你可以與我們一起生活呢,你知嗎,若是其他貓求三姐,三姐一定不會聽呀,只有我吹水要求,三姐才肯呀。」

小雪對吹水的說話仍是沒有多大興趣,因為她已不太聽得清楚吹水在說甚麼了。

「阿芬很快會來接我呢…很快…」小雪口中喃喃說道。

此時雨終於停下來。

「停雨了!小雪,我們走吧,我想三姐她們也快來了。」吹水叫道。

「阿芬快到了…我不走…我走了,阿芬便找不到我了…」

小雪的身子已不再顫抖,不過雙眼已開始失去聚焦了,生命的蹤影在小雪身上似乎正在消失。

「小雪,你怎樣呀,不要嚇我呀,我吹水吹水還可以,可是嚇不得呀!小雪,你怎樣呀!小雪!」

儘管吹水拼命呼喚小雪的名字,但小雪似乎沒多反應。

「……阿芬…很快會來…接我回家呢…她會給我最愛的芝士條吃…睡…又暖又軟的床呢…吹水…你說是嗎…?」

吹水知道小雪快要離開了,但平日口若懸河的他,此刻竟然不知道要說甚麼。

「吹水…不知道我為甚麼看不見東西呢…你可以告訴我,阿芬是否已來了?…」

吹水的淚水已禁不住全湧出來,但仍強顏說道:「對呀!阿芬已來了…她說芝士條太重了,害得她走路也走不快,她說很快會與你一起回家呢。」

「是嗎…阿芬終於來了呢…我很掛念你呀…」面帶微笑小雪,自此再沒有說話了…

天又再下起雨來。

這時我、三姐與大舊剛剛到公園,看見吹水,以及躺在他身旁的小雪。

「小雪,你便快些與阿芬回家吧…你以後也不用再等她了…永遠不用了…」吹水柔聲說。

往後數天,都不見了吹水的蹤影,不過三姐倒是叫我不用擔心吹水,很快便會再聽到他的聲音了,否則他便不會叫吹水吧。

我們不知道那位叫阿芬的笨蛋人類,最終有沒有到公園找小雪,只知道小雪用了一世的時間在等她。小雪究竟等甚麼?

「我們貓一旦與人類建有關係,要再脫離便很困難呀…小雪便是不懂得如何擺脫這種關係呢…即使往日的驚青也是這樣呢。」我有次向老周提起小雪,他如此說道。

我問老周,阿芬為甚麼始終沒來找小雪,老周說:「在人類心目中,我們貓究竟是甚麼呢?你那個笨蛋又為何要與你一起生活呢?部分笨蛋人類,就是想不通…又或者本沒想過這問題,於是小雪便成為這班笨蛋人類的受害貓吧。」

本來想再追問老周的,但老周又睡著了。

笨蛋人類,你們究竟是如何看我們做貓的呢?

[1]

「下雨被大笨狗還要可怕」是「下雨比大笨狗還要可怕」之誤吧?


[引用] | 作者 eming | 8th Nov 2005 22:2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咪~~又咪錯

老貓眼花…又咪錯。THX eming


[引用] | 作者 HALO | 8th Nov 2005 23:5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rainy cat

huh, did it rain
that was a bloody long post anyway


[引用] | 作者 hmhf92 | 10th Nov 2005 18: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你中了頭獎!! (我不是Sales )

http://eric731.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56798


[引用] | 作者 艾力 | 11th Nov 2005 13:5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黎睇睇la

http://web.guestbook.com.tw/b3/index.php?mforum=worrind&sid=5ab2e87ac62072880a5d14b2a46b299c


[引用] | 作者 ~xxx~ | 1st Apr 2006 23:0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原來貓貓和我們狗狗一樣長情,終其一生守護同一笨蛋。Wow...


[引用] | 作者 細豆 | 31st Jul 2006 15: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