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0th Nov 2014, 00:16 AM | 一刻無聊 | (9 Reads)
衝,我不反對,但要先搞清楚為何要衝,衝的目的及所能達到的意義。否則只為衝而衝,只為所謂的「行動升級」而衝,我只能說這只是等同「鳩嗚」的「鳩衝」。要行動升級?我同意,但這問是否撞破了一塊立會玻璃然後四散便是叫升級?叫行動成功?答案顯而易見。若你說衝擊後,佔據立法會,阻礙立會運作,這樣說還有你的行動意義,先不論香港人支持你與否。喊打喊殺撞破玻璃,入了去卻又沒頭沒腦行返出來,搞咩?

第二,這行動有何效果?有支持者常說佔領人士「膠」,光坐而不作進一步行動。我認同目前情況,佔領者己純是道德力量俱使,政治宣傳的作用一早己形成,往後的日子作用再能增加的機會有限。但不等同你鳩衝便更有力量、更有意義。但凡部署任何行動,都要先清楚行動所能帶出的訊息,受眾者又是甚麼對象。

衝擊立會很暴力?個人意見不覺得。但所謂沉默的香港人、即我們是次運動要爭取的對象又如何想?不要太看得起香港人,過去三四十年以來,有幸地,香港總算無風無浪、大部份人香港人都是和理非非的信徒(包括小弟),對所謂「肢體語言」的接受程度是相當低的。你看單是長毛扔扔蕉,己教不少香港人怒火衝天說是垃圾議員,更不要說林老師講一句英文俗語,便己教全城怪獸家長起哄。

很「膠」?對。但這是香港的現實,你要爭取群眾支持,便先要認識你要爭取的對象是如何。

香港人和台灣人不同的是,後者戰後經過多年抗爭,才達致今天的成果。先不講「二二八事件」那麼遠,單是「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以及一連串的黨外抗爭活動,拉過人、傷過人、死過人、致晚期議會的「肢體政治」,台灣人、尤其國民黨的「對手」,對所謂「暴力/武力」抗爭的接受程度遠較香港人為大。太陽花運動佔據議會而不失群眾支持是有一定歴史背景的。

那麼,就甚麼也不做?我認為,即使佔領行動最終被撤離,至少行動已能喚醒香港人對政改的關注,這是一個成功的起點。

你可以批評光佔不做,膠得很,但我認為被若干沒甚意義的所謂「升級行動」,令運動失去部份香港人的支持,這便更加更加的「膠」了

或者我們沒建設,但至少,沒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