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6th Aug 2007, 02:41 AM | 一刻無聊 | (472 Reads)

Picture喜歡貓,不知何解。

小時候我對貓沒甚感覺的,甚至有點害怕牠們的貓爪,以及黑暗中那雙發光的眼睛。反而,小時狗是至愛。

記得孩時,住在家對面的鄰居兄弟,年紀大我五、六年,也算是童年的玩伴,他們十多歲時養了一隻沙皮狗,名字叫阿發,或簡單叫發仔。

阿發樣子傻傻呆呆的,自小喜愛狗的我,豈不發狂,一有機會便去對家探阿發,一見阿發便攬著不放,甚至乎平時在家,都會從屋往走廊的對面看;與同樣坐在門前的阿發互「睥」,也樂透。

記得有次,到鄰居家探阿發,阿發那天可能心情不太好,突然向我臉輕輕咬了一下,劃破我的臉,血流得不多,皮外傷罷了。但阿發可給主人罵得狗血淋頭,當然不是指用阿發的血淋牠的頭吧。

我記得阿發當時很明顯知道自己錯,垂下頭,神情哀傷,一聲也不響,反而我還要去安慰牠,今時今日,這幕仍然記憶猶新。

好景不常,阿發主人沒頭沒腦,突然說要把阿發送往新界的爺爺處,自此我便不再見到阿發,後來從那個沒責任感的主人口中,得知有天阿發沒回家,自此失蹤。這可算是我的一大童年陰影,當時真的傷心極了。最記得那位主人常說:「你幾乎是阿發的半個主人啦。」若我真的是阿發主人,我一定、一定會陪他終老。當年,甚至現時的我也是這樣想。

無論,狗,兔、甚至乎所有小動物(主要是哺乳類的)我都喜歡,人大了,便更加對貓情有獨鐘。

要解釋自己倒也說不清,只可說有段時候,常經過一些寵物店舖,相對那些活躍的狗兒們,我覺得躲在一角,懶洋洋的貓更是傻頭傻腦,總是一團毛球的坐著,或睡著,傻傻的望著你,那對眼睛又圓又大,彷彿有千言萬語。「貓兒看著我的時候究竟在想甚麼呢?」這是貓吸引我的地方,也是我替HALO撰寫《HALO日記》的主要目的。

愈愛愈看,愈看愈愛,終於決定要養一隻貓,事前做了很多準備功夫,包括閱讀各類養貓書藉,徵求有養貓的朋友意見,而最大的難題,是如何說服我媽養貓一事。

於是,我常帶媽去寵物舖看貓,久而久之,被貓的可愛,愛整潔(這是最重要,我媽有絕對潔癖)打動,反對養貓的念頭也漸漸減低,口中說不好不好,但心中還是被貓的可愛面征服。

那要養甚麼貓?我雖然也知道愛護動物協會有很多貓需要人領養,但我心目中的愛貓,我希望是一隻銀虎斑紋的貓,唐貓很難會有這毛色,唯有向寵物店找尋了。
Picture
終於在銅鑼灣某著名黑點,給我遇上了我一生中最愛的貓、HALO。初見HALO,她呆呆的、又氣定神閒在玻璃箱看著我,我當時可以說簡直是給她那雙又圓又大的眼睛擄走了,一見鍾情,我心想:「這絕對是我的第一隻貓。」於是很快,便決定把HALO接走。

自此,家中多了一隻貓,一位家庭成員。

HALO很乖、真的很乖,不抓傢私,不隨處大少便,不亂叫,不亂跳(後來才知她後腳仔先天有問題,力量較一般貓弱),女友說完全不感到我家有養貓,因為HALO總是靜靜的睡覺,不會有任何令你感麻煩的舉動,於是媽自此也極愛貓,不多言語,神情木獨的老爸回家也要叫叫HALO,撫摸她那柔軟的皮毛。

與媽的相處,也因為HALO的出現,話題多了點,接AMON回來時,爸媽已是毫無反對(或者反對不能吧…)。

以往媽致電回家找我,只有兩個問題:「家姐去了哪?食了飯沒?」好了,姐搬走了,有貓了。媽的問題便永遠改成:「你餵了HALO及AMON未?記得倒貓屎。」這便是養貓後的轉變。

HALO離開我們,老實說,至今我獨自在家,每想起HALO,都會雙眼一紅,即使常說男子漢流血不流淚,但卻也控制不了。

HALO,總有一天,我會到造貓主身旁找你,記得等我吧。


[1]

你又唔好太早去搵HALO,AMON同GULU仲好細個咋,你都唔忍心佢地做孤兒仔女


[引用] | 作者 chacha | 6th Aug 2007 23: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不忍心不忍心,但這都唔係我話事。

chacha :
你又唔好太早去搵HALO,AMON同GULU仲好細個咋,你都唔忍心佢地做孤兒仔女


[引用] | 作者 館主 | 7th Aug 2007 03:52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