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2nd Jan 2015, 03:27 AM | 一刻無聊 | (50 Reads)

//「當然知,某報道標題:「20萬網民怒吼 踢走XXX播《多啦A夢》啊!被人狂鬧他們還不知驚?」「驚?他們驚什麼?你看到節目被人狂鬧,他們只看到『20萬』這個數字啊!節目差也會引起香港人注意,也會邊看邊罵,有話題有收視,他們怎會驚啊?你知嗎?在這間電視台那麼多年,我終於明白,這間電視台實在太幸運,香港人實在太不幸。雖然說現今有大量的網台、娛樂頻道可供香港人選擇,但免費電視能直接入屋這個武器實在太勵害了。」//

全文:


(以下內容,人事、公司背景、全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香港人不幸。)


「放鬆吧,只是日常的吹水會議吧,不用太緊張,老闆說甚麼只須聽便是了。」


老周試圖安慰入職剛三個月的阿基,但其實阿基根本不覺得緊張,反而認為是大好機會,向上頭表達自己的睇法。


聽聞今次新主席突然想聽聽年青人的意見,故臨時搞個什麼跨部門大會,叫齊綜藝科、戲劇科、資源部的同事,還特意提出,叫新入職的編輯也列席會議,於是乎,阿基便被老周叫來一同開會。


會議室內,數張長枱砌成一個大長方形。屬於戲劇科的老周和阿基,坐於距主席位置最遠,正好正面對著主席桌。


「那麼開始吧。今日陳主席特意來參觀我們的會議,大家盡量發表意見,大家自己人不用太拘謹。」主持會議的綜藝科「山姐」作開場白。


「不如搞搞新意思,公司雖然還有大量戲劇存貨,不過近來阿邊個邊個搞了個網台,反應似乎不錯,我想不如我們搞套重頭戲,挫一挫阿邊個邊個士氣都好!」陳主席突然插咀,眾高層自然爭相拍馬屁,左一句意見一絕、右一句真知灼見,惟恐落後於人。


「那麼拍甚麼好?嗯…那位後生仔,不如你講講?」陳主席說。


突然被叫開聲的阿基左望望老周、老周嘆一嘆氣…點頭。阿基心想,是機會了!


「我叫阿基,我想我們一定要在題材上搞新意思,例如現在香港人對政治興趣好大…不如…」


「等等!政治既事,不太適合我們。想想第二樣吧…」一位女士突喝停阿基,阿基望望,原來是戲劇科的「真姐」。


阿基望望老周,老周搖一搖頭示意阿基不要再講了,但阿基不服氣,又說:「那麼…不如拍都市怪異傳說?早前某套同類型題材的港產片,市場反應不錯,劇本我也大致想過了…」


「等等。」今次到山姐出口了:「阿邊個邊個,你怎教新人?我們堂堂大台,怎能拍那些導人迷信的戲啊!真姐,我想你都要加強新人培訓了!」


真姐狠狠瞪了山姐一眼,轉頭向向陳主席講聲對不起:「陳生,那些年輕人都不知規矩,我們大台做事有程序的,阿邊個邊個,你還是依舊開始吧。」真姐示意老周說話。


老周一臉無奈,在文件夾中取出一張類似表格的文件…


「那麼我開始吧,大家可看看手上的『編劇創作指引文件』,第一項:時代背境,A:時裝、B:古裝(包括清裝);C:民初;D:未來。大家覺得甚麼好?」老周說。


「阿邊個邊個,D項以後可以刪去了,拍未來的劇集道具製作成本會較高,你想想,我們這十年幾年那有拍個未來的劇種?多餘。拍時裝吧,可快些起貨。」真姐說。


 「那麼我繼續吧、第二項,劇種:A:專業人士愛情劇、B:富豪家族爭家產兼愛情劇、C:偵探愛情劇…」老周續說。


阿基愈聽愈摸不著頭腦,為什麼所有劇種也有愛情劇?老周那份類似問卷的東西又是什麼?於是伺機問問隔離的小李,小李已入職七年,可算是同組中的前輩。


「傻的嗎?試問我們台有哪一套劇沒有談情說愛?什麼劇也要爭男、什麼劇也要爭女爭仔嘛,警匪片都要爭仔爭女、律師都要爭仔爭女、甚至法醫都要爭仔爭女吧。你愛我我愛他他愛媽媽不愛她、吵吵鬧鬧才是我們的戲啊。那張表格是什麼?不是嘛?你入職都一段日子了,居然不知道那張叫做~~『神奇快速編劇選擇器』嗎?」阿基聽小李講這句話時,仿如聽到叮噹保全叔的聲音。


「『神奇快速編劇選擇器』顧名思義,便是能快速編劇,只要按指示輸入不同選項,不用三分鐘,一套膠劇的大致劇本便完成啦。」保全叔…不…是小李說。


「編劇啊!劇本劇本,一劇之本啊,那有那麼簡單啊?」阿基百思不得其解。


「後生仔,即使你入職才三個月,但相信你都有看過我們的劇,試問近十年來,我們的劇集,數來數去, 說來說去,也是爭女爭仔爭家產爭風吃醋?有分別嗎?」


正當阿基還想問多些,突然聽見會議似乎有點爭拗。


「有關第五項,近來我們女甘草演員的檔期都幾乎滿了,套套劇都有兩三個老母角色,供不應求啊!不如今次便刪去老母…」資源部某年輕人話口未完,便被山姐打斷。


「一個老母都不能少,少個老母都不可!老母老母,我們劇集之本啊!套套劇都一定要有老母在才成劇!你媽的我媽的他媽的,一家人晚晚都要一起食飯,事業愛情親情家事國事天下事都要老母決定啊!否則我們的劇有誰看啊」山姐愈說愈興奮,阿基心想…就是這樣才沒人看吧。


「但…現在我們真的缺少演老母的演員啊…」那位可憐的資源部同事繼續試圖爭辯。


「我們大台會缺演員嗎?用用你的腦袋吧,阿邊個邊個,你求其找個上三十歲的女演員便成吧。」


「但我們剛才揀了XX做男主角,他演的角色至少都有三十五、六歲啊。」


「有什麼問題?我們要化粧部幹嗎?不用做嗎?三十歲演他媽有什麼問題?X燕姐不是只較呂X偉大幾年嗎?又不是可做母子!不要再囉囉嗦嗦了。」話題終結了。


那麼,最終這套重頭劇大概內容又是怎樣?


阿基取了老周的「神奇快速編劇選擇器」的「製品」一看。背境是時裝、題材是「富豪家族爭家產兼愛情劇」。


設定是:男主角是某富豪家族的次子老母是家族的原配男主角性格反叛想闖出自己事業不靠老豆故經常和老豆吵大鑊至於他大哥是老豆子的二奶所生一直循規蹈矩被視為家族希望怎知情天霹靂無懈可擊這位有為青年突然被老母告之原來他不是老頭子的親生子反而他親生老豆當年原來被現在老爸害死於是這個大哥搖身一變為大奸角伺機侵吞整個家族財產又事有湊巧無端百事兩兄弟同時愛上窮家女子於是親情事業愛情大對決轟轟轟轟吵埋一碟無X重頭膠劇:豪門201X(暫名)快將推出!


真是一氣呵成加個標點符號也多餘!


阿基看後…心裏只三個字:X你老母。


「那麼戲劇組的事便先談到這裏吧。資訊節目組也應搞搞新節目吧。」真姐把握機會,一個勁射,把波射向山姐處。


「當然,我們己計劃籌備一連串的資訊節目。肯定可收視大升。」


山姐續說:「我們打算再打造一位新女食神,作為我們新飲食節目:《美女廚神》的主持。」


「《美女廚神》和《美女廚房》有什麼分別?」真姐追問。


「當然有分別!美女廚神每集只請幾位嘉賓,大家坐低邊閒談邊食,連廠景也省回,只要找到食肆贊助便成。」


「那麼那個主持便可以叫廚神?她只是講和食罷了!?」


「當然不只,她也會入廚房,訪問食肆的廚師,間中也會試整一兩碟菜,不叫美女廚神還可叫什麼?不過,人選方面,我還未想到,大家有什麼提議,首要條件是相貌娟好便是了。」


「我那天和XX談過,她原來曉整荷包蛋,怎麼樣?」某同事提議。


「就這麼決定吧!」山姐續說:「那麼有甚麼食肆好介紹?」


「近年我們幾乎所有餐廳酒家都曾訪問了…這樣吧,其實我們電視城的飯堂也可以向觀眾介紹,我們至少有兩個飯堂,都夠首兩集了。」某同事提議,阿基聽到兩眼一反…。


「好!就這樣。除了飲食節目,當然少不少是最受歡迎的清談節目吧。」山姐說。


「有什麼噱頭?」真姐問。


「清談節目,還可以怎麼?當然是清談啦!找個主持,叫她/他邀請嘉賓到來,談天談地一個小時,布景十三集沿用,不用外景、不用劇本、毋須配樂、毋用太多資料搜集、嘉賓出鏡費人情搭夠,省時省錢省人力。一本萬利之舉,還用什麼綽頭?」


「我想問…。」阿基突然舉手。眾人眼光隨即集中於阿基身上。


「我想問的是…這幾年,我們資訊節目,不是飲食、便是清談,甚至連旅遊節目都只是講飲飲食食…其實,是否是時候需要搞一點新意呢?」


阿基說罷,全場寂靜你眼望我眼,然後大笑!


「老周!你認真要好好管教一下新人,新意?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堂堂大台的字典裏,從未聽過有『新意』這個詞,我們要新意幹嗎?反正播什麼都有人看,我們要做的,只是要想盡辦法,如何用愈低的成本,製作出一樣的產品,明白嗎?年輕人!所以說你們這些年輕人都缺經驗,學多幾年才再學說話吧。」山姐說。


阿基快要爆發之際,被小李及老周拖了出會議室,臨走前老周向山姐說了一句:「後生仔說話各位不要見怪,我會和他說了。」然後關門匆匆離去。


「老周!這是什麼!這是什麼的電視台啊!那班人究 竟在幹什麼的?」


「幹什麼?你連在哪兒上班也不清楚嗎?」


「這是電視台啊!是創意工業啊!」


「你難道還不明白嗎,阿基,這是香港的無X電視,香港的免費電視台,數來數去,其實只得『一個』,你和他講革新?學山姐剛才講,這間電視台播什麼都會有人看,搞新意幹嗎?」


「老周,近年我們的劇集,被外界批評得一無是處,收視都在下跌,難道他們不知道嗎?」


「阿基,收視是下跌,但可以想像是,只要今天市場仍未有變改,再大跌的機會都是較少。近日,某旅遊節目的主持,被網民狂鬧,你應知道吧。」


「當然知,某報道標題:「20萬網民怒吼 踢走XXX播《多啦A夢》啊!被人狂鬧他們還不知驚?」


「驚?他們驚什麼?你看到節目被人狂鬧,他們只看到『20萬』這個數字啊!節目差也會引起香港人注意,也會邊看邊罵,有話題有收視,他們怎會驚啊?你知嗎?在這間電視台那麼多年,我終於明白,這間電視台實在太幸運,香港人實在太不幸。雖然說現今有大量的網台、娛樂頻道可供香港人選擇,但免費電視能直接入屋這個武器實在太勵害了。」


「怎厲害?我們可以上網睇劇啊!」


「你說智能電視機可上網睇戲?買個盒仔睇網劇?你知嗎,不少貧窮階層,錢能省便省,即使電視機或慈善團體捐贈,但上網也要上網費啊。還有香港有大量的老年觀眾,雖然話現在科技進步,要上網睇劇設定技術也不是太難,但這僅限於年輕一輩啊,我家裏老媽子,連轉台也不太曉,只知打開電視,無X,得了。又有一些上班一族,回家時已累到不成,打開電視機只求有點聲音,他們未必看,但電視機是開了,而大部份播放的又剛好是無X的頻道,這些『電視牆紙』一族,也是這間電視的固有收入啊。還不要說全港餐飲食肆的電視機,他們不播免費電視,難道播要有費用的有線、NOW,或者要上網費的互聯網電視嗎?」


「…但時代始終在變,總有一天,觀眾會離棄我們的。」


「當然,我也想這天能快一點到,甚至我倒自己飯碗,希望香港人,別再看無X了,別再邊罵邊看了,但這需要時間,一家公司壟斷資源幾乎近半世紀,你很難相信第二天起身,他便會消失得無影無踪。香港電訊早於廿年前的壟斷地位便被打破,但直至今時今日,他仍是全港最大的電訊商。」


「那我們可以怎麼辦?」


「年輕人,就如你所說,時代在變,未來怎樣難說,但至少,我們一輩可以選擇看什麼,由自己做起,就用行動證明,你對這家電視台的不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