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6th Jan 2015, 01:09 AM | 一刻無聊 | (23 Reads)

Picture

//證明了當初政府剔走香港電視,原來真的是「一男子因素」,其餘所謂理由,全是狗屁不通。所以我們若要問為何今天亞視的種種荒謬怪誕仍可存在,其實一切源於是689政府的種種荒謬施政,有這麼的政府,有這麼的議會制度,你怎能要求香港的未來能有保障?香港人,醒了沒?//

 


全文見:

近日每當小弟得知亞視的種種消息,都會搣一搣自己,以確定我還活在現實世界中。事關有關亞視的種種「奇聞」、實在太荒謬怪誕,其言其行,都有如神怪小說情節,完全與我們所認識的「正常」世界脫離。

或者很多香港人至現時才確實認知,香港原來有「兩間」免費電視台(不算那兩家遲遲未見開台的新免費電視牌照持有人),一間叫無線,另一間,借用張家輝某電影的介紹,全名叫「X你個街,亞視嚟既喂!?」(老實說,本人認為無線同樣…)

那麼這家亞視如何X街,竟令這句話成為張家輝從演多年來,其中一句經典對白、而歷久常新?

這家電視台,多年來重播又重播,連六合彩攪珠都可以重播,「最受歡迎節目」或算是《魚樂無窮》了。這麼的電視台還有人看已可列作神迹,故不難理解,這電視台終於病入膏肓,神仙難救。而最後甚至拖糧欠薪。

不發糧,員工白打工已夠淒慘,但更離奇的事情發生了。這家亞視的大股東,居然可發明「借糧」予員工!那是什麼慨念?常識論,你替公司打工,付出勞力腦力,自然獲得薪金作回報,但亞視大股東不是這樣想,他認為,你替公司打工,是公司先「借個機會」予你,所以你不旦無糧出,要錢?可以,公司當借比你,日後要還的。

這是什麼世界?打工的沒糧出,反成債仔?我可以想像亞視員工每朝醒來,都會問自己:「打份工啫,點解會變成我欠佢錢?」這是一個哲學問題。

賤格?怎會,亞視如何宣傳自己?以下八字:

「亞洲電視、香港良心」

我則用三個字:「X你個街!」

香港「良心」?香港打工仔弊了,若每間公司都有這樣的「良心」…

怪誔荒謬至上周五推演至高峰。

亞視上周搞了個甚麼「萬眾同心撐亞視」的所謂節目(至少是自製…)。小弟不敢收看,但據網絡流傳的片段、報道、我見到有位女士,撐(暗指撐亞視?)開大脾拼命敲打屁股下的木箱、發出一連串「震撼性」…,震撼的不是聲音,是居然這樣的所謂「表演」,也能霸佔我們的大氣電波!好震撼。

更震撼的,是有位尊貴的立法會議員,竟親自出席這節目說:「冇糧出仲要拎錢坐車返工、體現咗港人的獅子山精神。」

獅子山精神?我即走上街頭,遙望獅子山頭,我驚獅子山大人聽了這句話,嚇得漏夜奔走。一間公司拖你糧,獅子山精神?白打工,獅子山精神?你作為立法會議員,不是更應協助被無良公司拖欠薪金的僱員嗎?現在反而走去支持一間毫無悔意,仍在拖糧的公司?

獅子山精神?蔣議員,不如你先以身作則,宣告自己日後不再出糧,免費做議員,好好體驗一下獅子山精神同時,香港人又免得浪費稅金,當然更好的選擇,是你不如去亞視打工,我可肯定全香港人都會支持你這個決定。

種種荒謬離奇現象,近周港人實在看夠了,我們會問,為什麼?為什麼當初政府發出新免費電視牌照時,用「一男子」的因素剔走香港電視,換來保護這家「良心電視台」?

還記得當初政府如何解釋當時決定?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說:「…一下子引入太多競爭者,有可能影響現有市場秩序及節目質素,最終令市民受害…他又說,行政會議作出決定前,已充分考慮申請機構的申述及回應,相信現階段批出兩個新牌,可令免費電視市場『「健康有秩序』」地發展, 此結果將是『市民所樂見』。」

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某日出席電台節目時,又說:「根據顧問報告,如果增發3個免費電視牌照,極大可能有人倒閉,強調現時增發兩個牌照,是客觀及有根據的決定。」

原來如此,影響節目質素?我相信亞視已經到了一個地步,是你很難可製作出一些質素較他還要差的節目了(就以那女士敲打木箱的片段看…);驚有公司倒閉?那麼現在那兩家新免費電視台仍未算正式營運,亞視便要先行一步了,林生,你不用驚了。

太多競爭完全是笑話,事實是目前香港免費電視市場,根本是「零競爭」,無線甚至「有餘力」出錢又出力,以數百萬買下亞視七百部粵語長片,又發動旗下藝員,去聲援亞視,何其「霸氣」,何其「王者風範」?這樣的「競爭對手」關係,實在超乎現實想像,香港人看在眼內,嘆之奈何?

這證明什麼?證明了當初政府剔走香港電視,原來真的是「一男子因素」,其餘所謂理由,全是狗屁不通。所以我們若要問為何今天亞視的種種荒謬怪誕仍可存在,其實一切源於是689政府的種種荒謬施政,有這麼的政府,有這麼的議會制度,你怎能要求香港的未來能有保障?香港人,醒了沒?

德勤招標出售亞視股東股權於1月26日截標,執筆之時仍未知最終結果。我只知道,當初在鏡頭面前,說對香港電視員工的抗爭行動表示感動,並一副「欲哭無淚」表情的蘇局長,在這個決定亞視存亡的緊急關頭,早已飛往日本外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