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蘆葦 | 29th Dec 2007, 06:08 AM | HALO日記 | (365 Reads)
Picture

「怎麼樣?街頭的情況如何?」老周鮮有緊張問。

 

「多人,很多人,全都像發瘋的。」驚青依舊簡潔回答。

 

「唉,看來今晚我們還是躱在後巷較安全。」老周嘆了一口氣,看來大家今晚可要捱餓了。

 

「老周,這倒不要緊,這些笨人類至天光前都會散去的,最重要是屆時四周也亂糟糟的,記得有年遍地還是食物呢?記得嘛?」三姐安慰老周說。

 

「嗯,我當然記得,每年大約到這個時候,那些笨蛋人類便像著了魔,從四方八面湧進來,大呼大叫,且部分更是特別兇殘呢。」

「我當然知道吧,附近更傳過,曾有貓被那些瘋瘋癲癲、滿臉紅光的笨蛋人類活活踢死呢。」

「唉…所以阿三,記緊叫大家切記,要待那些笨蛋人類散去後,才出去覓食。」

 

「會了,老周,你還是先睡一會吧,很少見你整晚也不睡覺。」

 

「唉,每年到這些時刻,我總睡不著覺呀,你看街頭那些瘋狂笨蛋人類的樣子?又怎可能睡得著。」

 

的確很可怕呢。老周說的情況,我今年已是第2年看見了,小時候,笨蛋總愛困著我在皇宮,至我3歲的時候,我才較自由的活動。

 

我還記得那年冬天,天氣愈冷了,有晚我如舊到後巷,打算與三姐聊天,誰知一看見吹水,便被他捉了去,說要帶我去看一些新奇刺激的事。

 

HALO,看你膽量如何了!我吹水呢,就打算去街頭一逛,你有沒有興趣?」

 

我心想,街頭逛一逛有甚麼特別,只要小心那些沒帶眼橫衝直撞的鐵箱子,又有甚麼害怕值得害怕?

 

「哈!你說的只適用於正常情況,但今晚可是甚麼也不同了,每年到這時候,都起碼有兩晚,那些笨蛋人類全都著了魔似的,湧上街頭大吵大鬧。」吹水說時刻意瞪大雙眼,還伸出前爪作勢抓我想嚇倒我,但老實說吹水的模樣要嚇貓,僅限於他裝正經的時候。

 

「你毋用嚇貓了,街頭嘛,我兩三天便去一次啦,又有甚麼特別?我帶你也成,來吧。」我絲毫沒有一點懼怕便和吹水走往街頭處,現在想起來倒也慶幸自己有命回到家中。

 

是有點不同的,每年到這時候,笨蛋人類都特別怕黑,街頭街尾,都亮著一連串五顏綠色、刺眼非常的燈火,把天空照得像白天般,我和吹水沿著街傍小心翼翼的往街頭方向走,沒多久,我便發現有點不對徑,為甚麼今天馬路上的鐵箱子都停在兩傍,反而鐵箱子平時橫衝直撞的地方卻全都是人?

 

「怎麼樣HALO?開始害怕了嗎?妳終發覺今天晚上特別多笨蛋人類吧。」吹水故作鎮定的說,但他的尾巴完全把他的主人出賣,因為尾巴的毛已全豎起了,再證明貓是不會,或不能說慌的。

 

「你先把自己尾巴的毛整理好才跟我說吧,吹水你知為何今晚那些笨蛋人類都像螞蟻般從巢穴湧出來的?」我問。

 

「唉,這個我也不知道,不要說那麼多,快跟我跳上簷上才說,看還看,這時的笨蛋人類倒不好惹,老周常跟我說的。」

 

「為甚麼?」吹水沒理會我的提問便跳上去,我心想:「唏,也太沒禮貌嘛,本小姐問你還不答便自己先跳上去。」

 

「為甚麼?你自己看吧,說多也沒用。」吹水一跳上簷上便扒下身子,觀看街頭的笨蛋人類。

 

「甚麼嘛,笨蛋人類平時還看不夠嗎?今晚是多了點,但一個笨蛋和一群笨蛋分別會差遠嗎?」我心想,但仍是依吹水說話扒下來看看街首的笨蛋人類。

 

天呀!從高處看,真的很多笨蛋人類呀,他們就像蟻窩中的螞蟻般,把所有的空間吞噬,所見之處,所能到之處都滿是笨蛋人類,他們擠在一起,每人均蠕動著身軀盡量往前擠,感覺實在有點嘔心。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騷動,原來一群年紀較輕的笨蛋手中,噴出一團一團白色的東西,散落在周圍的人群中,有些笨蛋在尖叫,有的笨蛋在傻笑大叫,有的互相推撞,噢,情境實在太嚇貓。

 

又遠處,一群笨蛋手拿一樽又一樽的黃色液體灑向四方,周圍的人有笑,有大罵,噢,大打出手了,兩群笨蛋拳來腳往!

 

「吹水…」

 

「甚麼呀…HALO…?」

 

「我只想說…我覺得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應該和的今天情況差不多了…」

 

「或者不比這恐怖呢、哈!」吹水故作鎮定的大聲笑出來,好讓自己壯一壯膽。

 

不過更恐怖的事還陸續有來。

 

記得那晚我和吹水小心翼翼,沿舊路回後巷途中,附近的笨蛋人類突然起哄。

 

「弊了!我們走遲一步!,HALO快逃呀,否則性命不保呀!」一向自命勇敢的吹水,此時可是真情流露了。

 

「甚麼?甚麼來……」我話句未完,便被一聲巨響震至我頭昏腦漲,四周突然一片寂靜,矇矓中只見眼前的吹水似在呼叫,卻聽不到聲音,頃刻之間,我明白不是四周突然靜下來,是我聽不見啊!

 

沒多久,總算開始聽見聲音,時間其實只是分秒之間,但感覺卻像隔世之久。

 

HALO!你沒事嘛,第一次聽見是會這樣的,快走!那些笨蛋人類還會繼續呀!」

 

我迷迷糊糊的應了吹水一句,才知道剛才我給在場的一大群數之不盡笨蛋人類所發出的巨響震暈了。

 

可怕是不只一次,沒多久,在場的笨蛋人類又大聲叫喊,天呀!這是傳說中地獄之音嗎?

 

「狗!」

 

在場的笨蛋人類齊聲大叫出笨狗的名字,音浪之巨可不是說笑,我差點兒又暈倒,大叫甚麼「狗」呀!我的耳朶還轟轟在響,腦裏一片空白的,只記得逃命要緊!

 

我們貓的耳朶可比笨蛋人類靈敏多了,平日只要笨蛋說話大聲一點,我也混身不舒服,何況這兒不只一個笨蛋在大叫,而是有千千萬萬個笨蛋在大叫呀!

 

HALO,走快一點,走往前面的鐵柱後,聲音受阻耳朶會好受一點。」吹水原來可以跑得這麼快的!我至現在才知。唉,逃命要緊,還說甚麼吹水跑得快。

 

電光火石之間,我總算跑至那鐵柱子後和吹水靠在一起,就於此時,現場的笨蛋人類又發出巨響大叫:「伯!」

 

「甚麼伯呀!」我把雙耳盡量向後緊貼頭頂,免得再被那些巨響震暈,加上在鐵柱子後,笨蛋人類的聲音的確較小,感覺好多了。

 

「我那知甚麼伯呀,他們還會繼續嗌下去呀,記得老周曾向我,他們叫『伯』後,起碼還要嗌多七次,然後更是一連串的尖叫,大叫,狂叫!沒完沒了!」

 

又來了:「柒!」

 

「嘩,他們還會繼續嗌下去嗎?還會嗌甚麼呀?」我幾乎發狂想把耳朶咬掉!

 

「唏!你想知道嗎?我剛才不是說,嗌『伯』後,笨蛋人類還會多嗌七次,接著大聲尖叫嘛,不過,其實這也是傳言來的,因為從來沒有貓親耳證實,大部分貓聽到笨蛋人類大叫『唔』時,都已剩下半條貓命的在逃,哈!除我了吹水大爺!我去年聽到笨蛋人類大聲叫『死』時才支持不住、超速的逃離現場。這記錄至今還沒有貓被打破!之後那些笨蛋人類是否還多嗌三次再尖叫,便沒貓知道啦。哦,不要說那麼多了,還是快走吧!」吹水再一次施展前所未的速度,向後巷方向撤離。我也不想聽到「死」,便跟著吹水逃走了。

 

差不多回到後巷,已見驚青在報訊:「他們回來了。」

 

噢,接下來的時間可不好受,吹水和我被三姐罵過狗血淋頭,那時可是我第一次親身感受到三姐罵貓時的嚴厲呢。

 

時間過得真的很快,又到了天氣冷的季節,笨蛋人類今晚可又要失控了。

 

反正在後巷也是百無聊賴,便打算到呆福處,途中碰見黑面,便把他也拉到呆福處。

 

呆福還是一副呆樣子,躺在窗前看街。

 

「唏,呆福,街外可是一片亂糟糟吖,阿玲都出去了。」黑面和呆福打招呼。

 

「呵呵,今天是平安夜嘛。」呆福又是傻笑。但平安夜?可是甚麼傢伙?

 

「平安夜嘛…就是人類的其中一個節日呢。所謂節日,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各個節日不同,有些在白天吵吵鬧鬧,有的在晚上吵吵鬧鬧,今天的平安夜便屬後者呢。」呆福說。我今天才知呆福知道笨蛋人的東西可不比黑面少呢。

 

「吖~~!原來是這樣嗎?那為甚麼一到這些節日哦,那些笨蛋人類便像失控的大吵大鬧呢吖?」黑面問。

 

我接口說:「對呀!平安夜?在我看來,對我們來說可不平安呀!去年我便欠些被那些笨蛋人類給吵死呀!」

 

「呵呵,他們可覺得高興呢,每逢節日,笨蛋人類都特別興奮,在我們眼中,便像是失控般呢。呵呵。」

 

「是這樣嗎?那為甚麼節日可令那些笨蛋人類特別興奮呢?」我問。

 

「呵呵,這個可難說清,人類的生活較我們複雜多了,他們呢,起居飲食、處事待人都要按一套社會規則辦事,否則便成異類,被社會排斥。節日就是人類一致認為值得記念,值得普天同慶的日子,可是一個難得機會讓大家可相聚一刻,且能不按平日的規則生活。既然難得解脫,自然高興非常吧。」呆福一副呆樣,說的話卻是艱辛難明。

 

我半知半解,真的很難明白笨蛋人類的徑:「真怪!要至節日才值得高興麼?」

 

「呵,對大部分人來說這是一個機遇嘛,也不是說平日不高興,只是節日是特別高興呢。」呆福說。

 

「是呀,阿玲這幾天都不用一早匆匆出外,陪我的時間可多了呢!我可高興呀吖!」黑面一臉高興的說。

 

「我家的笨蛋倒和平常沒多分別呢,也是早出晚歸,回來一副只剩半條命樣子。」

 

「呵呵,每個人也有不同的生活節奏呢。」呆福說。

 

笨蛋人類認真奇怪。「甚麼平安夜我可不知道,但要吵要鬧,要相聚、要同賀,像我們一樣,任何時候倒後巷,大家待在一起,和老周、三姐們待在一起便天天也是高興的日子吧。」我自言自語說。

 

「呵呵,HALO你也說得對,我們貓可沒有甚麼節日,也是過得挺快活,所以對我們貓來講,天天也是平安夜,天天也非平安夜,只要心裏快活,節日不節日並不重要,這便是我們的生活吧。呵呵。」

 

「對呀!人類可不一樣,他們不能像我們那麼寫意的生活,故才有節日的出現吖。」黑面接口說。

 

天天也是平安夜,天天也非平安夜。對呀,這便是貓的生活哦。

 

 

 

回家途中,碰到大舊便和他閒聊一會。

 

「對了,笨蛋人類每年有兩晚,都要大叫十聲再尖叫連場,你聽過他們大叫沒有?」

 

「當然有啦!那拆天的聲音,往後幾天都在腦中轟轟的叫呀!天!」

 

「對呀!去年我聽到笨蛋人類大叫甚麼『柒』便速逃,可沒有再聽下去,大舊你知道他們還會嗌甚麼嗎?聽吹水說他直至聽到大叫『死』才逃去,想不到他挺有耐力。」

 

「吹水?哈!前年我真的要他去『死』呀!天殺的!」大舊突然激動起來。

 

「甚麼事呀!」

 

「那個鬼整的吹水,三姐一早已叫他不要往街頭,他硬是不聽,結果驚青說吹水暈倒在街頭,連累我和大耳冒著生命危險跑去街頭把他背回來!天殺的!那時去到街首,那些笨蛋人類已大聲尖叫,拆天的聲音吵得我和大耳半死的!他媽的!還要背著吹水回後巷,他暈了倒舒服呀!他媽的!他媽的!」大舊說。

 

他媽的吹水又在吹水!「那你和大耳有聽到笨蛋人類大叫『死』後叫甚麼?」

 

「我倒沒留意!不過曾聽大耳說,笨蛋人類要『死』又要『生』,不知所謂,不知他的話有甚麼意思,日後若大耳回來,你再問問他吧。」

 

究竟笨蛋人類還會大叫甚麼,這可是一個謎呢!